在訓練所新人訓練的第一週,遭遇一件很恐怖的事。


先交代一下故事背景:這次在訓練所受訓的新人約兩百人,拆成兩班。一班全部是機械類的,一百多個人只有4、5個女生。另一班是資訊類、電力系統類、通訊類,73人中只有13個女生,其中資訊類就佔了11個。總之,男女比例幾乎是10:1之譜。

不知道是因為公司員工年齡較年長,想法停留在很久遠的年代;還是想在近兩百位受訓新人中成功撮合幾對佳偶,當個媒公媒婆,訓練所第一週星期一、三的晚上7:00~9:00,安排了團康活動。請來的團康老師也是叔伯級的,把當年蘭花在救國團玩過的那套,完整不漏勾的搬到訓練所來,帶大家唸些奇怪的法號,訓練反應能力;或是跳天線寶寶的韻律舞;或是安排許多「認識新朋友」的摸摸手遊戲。

第一週的星期三晚上
資深主持人說星期一玩的是初級班的,今天要玩進階刺激版的。於是就把近兩百位受訓新人全部叫到大禮堂的舞台上,先是「大風吹吹幾個人一組牽手」。因為女生人數不到20人,資深主持人就要求,每個男生最少都要跟一個女生牽手。然後女生們就被拉來拉去。

下一個遊戲,開始播放「我愛紅娘」的那首歌,教起土風舞來。還是規定每個男生最少都要跟一個女生跳過舞,音樂每到一個段落,就要交換舞伴,並且要記住每個舞伴的名字,看誰記得多。一到換舞伴的時間,女生就又被拉來拉去。其實我覺得這已經構成性騷擾,感覺非常不舒服。這時,我就發現,我被兩個機械類的男A、男B纏住了,他們從第一個遊戲就開始出現在我周圍,也跟我牽手過。他們不想找新舞伴的理由是說太麻煩,所以就輪流跟我跳舞。重覆跳過幾次,我很想換舞伴,但是卻只能被他們兩個扯過來、扯過去。所以我決定下一個遊戲要擺脫他們。

可能其他女生也很討厭這種玩法,之後的遊戲,我們資訊類的幾個女生就團結在一起,讓我暫時擺脫男A、男B。當玩到一個「小鳥跟鳥巢」的遊戲時,當資深主持人說吹起什麼風,小鳥跟鳥巢就會被吹散,然後各自找新的小鳥跟鳥巢。一開始,都是我們資訊類的幾個女生在互換小鳥跟鳥巢。突然一陣推擠後,我落單了。然後,兩個男生把我包夾住,又是男A、男B!

最後一個活動,資深主持人要大家想個歡呼口號,在隔天董事長來演講時使用。我總算跟男A、男B保持點距離,雖然他們仍跟我同一組。團康活動結束,跟一大群人走回宿舍的路上,我被拍了肩膀。又是男A!我只好面色尷尬的跟他打了下招呼…

第一週的星期四晚上6:00
新人訓練的晚餐,下午5:30就吃了。我吃飽走回寢室,大概是6:00左右。這時,手機響了,是0930開頭的陌生電話。我接起來,對方是個男的,就說他是昨天晚上有跟我一起跳舞的男A。
蘭花心裡一驚:「他怎麼會有我的電話?」
我們有發通訊錄沒錯,上面有我的手機號碼也沒錯,但是兩個班級是不會拿到對方通訊錄的。可見他一定是向我們班的人借去通訊錄了。
第一時間,我沒有質問他。不過我的心裡已經有了不祥的預感。
果然,他說他想跟我交個朋友。

我們班的男生都知道我結婚了,因為自我介紹時有說。但是另一班的不知道,所以我帶點玩笑語氣的潑他冷水說:「如果你知道我已經結婚三年了,還會想跟我交朋友嗎?」
他先是驚訝的說怎麼可能、看不出來之類的,接著就是自我辯解說:「…我打這通電話的目的是想說大家以後都是同事,如果工作上有需要的話可以互相幫忙…像妳如果有機械方面的問題,我有電腦方面的問題,都可以互相請教…」這句話他至少講了三次。
蘭花不想給對方難看的壞毛病又犯了,順著他的話說:「好ㄚ好ㄚ~」、「交個朋友沒關係…」
他問:「那今天晚上的課上完後,可以請妳喝個飲料,一起聊聊天嗎?」
蘭花受訓前就氣管發炎,還沒好,婉轉的拒絕了。但是他隨之改口說:「…那我再打電話給妳好了…對了,妳住幾號房?我打內線給妳會比較方便啦!」
蘭花居然就告訴他房間號碼!真是白ㄔ啊!說出口後就後悔了。
然後他又哈拉了幾句,他旁邊一直傳來男B的聲音說:「…我也要跟她講話啦…」但是男A一直搶著跟我講,直到掛掉電話為止。

我心想:知道我已經結婚了,應該會識相的不再打來了吧!
可惜我錯了。

第一週的星期四晚上10:00
果然,在當天晚上的音樂欣賞課結束,我洗好澡,手機立刻就顯示0930開頭的三通未接來電!
我最怕被奪命連環摳,加上對男A真的沒啥好聊的,我沒有回電,就醬裝死一覺到天亮。

第一週的星期五中午12:30
新人訓練的生活很規律,中午12:00吃飯,下午1:40上課,中間可以回寢室睡午覺。就在我吃飽飯,走回寢室,才剛放下包包,電話又來了!時間算得真準!
我在猶豫要不要接,同樣是政大資管畢業的漂亮學妹室友要我接起來,直接問他到底想幹嘛~
但我很俗辣,接起來,只是很冷淡的應答。男A說今天晚上收假,他要搭他們班的同學的便車回台北,還有空位,問我要不要一起搭便車,他們可以載我回高雄市區。我直覺反應說:「不用了,我家人會來接我…」其實我是要搭訓練所的接駁車。
他就說很可惜,再次問我寢室號碼,他想打內線電話。我跟他說:「抱歉,我跟室友都要休息了…」這時也聽到男A旁邊傳來男B的聲音說:「…換我啦…」然後,我就草草把電話掛了。

這麼冷淡的語氣,應該會識相的不再打來了吧!
可惜我又錯了。

第一週的星期五下午5:30
星期五下午最後一堂課上完,要搭接駁車的急忙跑回寢室拖行李。蘭花跟室友一路小跑步的拖著行李到接駁車,前兩部已經差不多快坐滿,我們就上了第三部。
車上,包括蘭花跟室友,還坐不到十個人。

我心想:男A是搭便車,不會在這裡遇到他。
不過我還是看了一下車上坐的人,沒有他。
因為這台巴士只有一個前門,蘭花跟室友坐在第三排,每個上車的人我都會注意到。直到車子開動,確定沒有男A上車,放心的跟我室友聊著天。

車子上了高速公路,「…蘭~花…」,一聲幽幽的呼喚從蘭花跟室友頭部後方傳來。我緩緩轉頭往後一看…

根據我室友的形容,那時我的表情,像是突然踩到大便一樣,滿臉都是黑線。


男A就坐在我們的後面!!!


「他不是要搭別人便車?」
「他什麼時候上車的?」
「剛剛坐在我們後面的根本就不是他,這我確認過的…」
好可怕!陰魂不散,加上車上燈光昏黃,真的好可怕!交朋友不是這樣交的吧?我遇到變態了!

我微慍的對男A說:「剛剛坐在這裡的明明不是你啊!」
男A笑說:「我跟我同學換位子,這就是同班的好處啊!」
然後蘭花跟室友就不理他,聊我們自己的。


突然…男A的頭就趴在蘭花跟室友的椅背上,低頭看我們講話!這跟都會恐怖怪談從天花板伸出的鬼頭有什麼兩樣啊!

我們叫他不要這樣,嚇到我們了。
男A說:「可是我好無聊喔!我想聽妳們在聊什麼…」
我室友也火大了:「可是我們自己聊就聊得很開心了…」
男A問我:「這是妳室友嗎?叫什麼名字啊?」
我室友雙手抱胸,頭撇到一邊,連回答都不想回答。
我心想,我室友那麼漂亮,他怎麼可能沒打聽過她?
我酸溜溜的說:「你不是拿了我們班的通訊錄去看了嗎?我們班女生的名字,你不是全都知道了?」
男A支支吾吾的說:「沒…沒啦!是因為那天跟妳跳舞,對妳比較有印象而已…」
後來我們都不理他,這下才讓男A將頭縮回去。

但是…他的臉,還是貼在蘭花跟室友兩張椅子的縫間!

蘭花跟室友沒好氣的故意不講話,男A才將身體退回他的椅子。但是,當我又開始跟我室友湊近說話時,我斜眼從椅子的縫隙間,就看到男A還一直在看著我們… 

【待續】
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jc
  • 想對你說~

    想對你說,
    唉丫~好羨慕你丫...
    想想我,自從結婚後,就沒有被人搭訕過了呢...

    看來.我要好好保養保養才行,
    嗯.你離貴婦的距離又近了一步.加油.
  • YA!
  • 哇,你的艷遇被描述得好像是鬼怪故事呢 ^^
【 X 關閉 】

【PIXNET 痞客邦】國外旅遊調查
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!

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(注意: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)

立即填寫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