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展,是個計程車司機。
開了20年計程車,原本有靠行,後來賺的錢被車行越抽越多,汽油越來越貴,牌照稅漲,燃料稅也漲。老婆埋怨錢賺得越來越少,小孩也要跟著上補習班,才比得上別人家……
為了多存點錢,於是離開車行自己做。
 
因為工作時間變得很彈性,因此今天他瞞著老婆,放自己大假,一個人來到捷運三多商圈站。看看害他收入更少的捷運,到底是多麼人山人海。
 
 
 
 
 
從踏上2號出口的手扶梯開始,就跟一大堆人擠著。
抵達地下一樓的過票自動閘門,看到擠成好幾排的人。
聽到工作人員廣播,才知道為了控制月台上的人數,正在進行人潮管制。
排隊等了五分鐘,才輪到周展進入月台。
 
站在月台手扶梯上向下一看,月台上幾百上千等車的人,讓他驚訝得瞠目結舌。
 
『整個城市裡的人都跑來這裡了嗎?』
 
他找了一條看起來比較短的隊伍,排在最後面。
然後習慣性的摸著左胸口袋,掏出皺巴巴的煙盒時,才想到這裡禁煙。又默然的將煙盒塞回口袋裡。
 
 
 
 
 
等待的時間很漫長,在捷運月台的巨大分貝吵雜聲中,周展的內心卻顯得異常安靜。
有那麼幾秒鐘,他感覺腦袋一片放空,家裡的事、小孩的事、工作的事,什麼都沒想……直到後面來了四個年輕人,他們嘻笑的聲音,才將他從茫然神遊中拉回擁擠的人群。
 
……我姊就是讀三信,可是我媽卻說那裡不好,叫我報樹德……」其中一個女孩子說。
聽起來,他們是今年六月就要畢業的國中生。
 
「妳媽的邏輯好奇怪喔!怎麼妳姊可以唸,妳就不行……」這是男生的聲音,不過聲調跟語氣很像女生。
「誰知道她在想什麼~」
「而且樹德很小欸~」男生又說,「我朋友唸那裡,說校園超小的……
「是喔~」
四個人一陣靜默。
 
「怎麼這麼久啊!我們該不會五點都還回不了家吧!」另一個女孩子的聲音。
「跟米蟲講說,我們整個下午都耗在捷運站……
「哈哈哈!」兩個女生笑成一團。
「好想把前面的人都推開……
……等一下車子一來,就拼命往前擠,把前面的人都推走……」娘娘腔男生說。
「要擠你自己去擠,我們躲在你後面……哈哈~」
「喂……妳們有義氣點吧!」
 
 
 
 
 
第二班車抵達,全部的車廂都擠得滿滿的,只有幾個人出來,然後再補幾個人進去,因此隊伍前進沒幾步就停下來。
當車門關上時,好幾個人發出尖叫。
周展墊起腳尖,但是黑壓壓一片竄動的人頭,看不到前面發生什麼事……
 
「臭機掰!叫三小!」
 
冷不防一句大叫,聲音就來自周展後面四個國中生的其中一個女生。嚇到不少人,包括周展在內。
 
周展雖然在工作場合,時常聽同行罵過再怎麼難聽的話,仍是覺得不可思議。
這裡有多少人啊!怎麼會有這麼沒水準的學生?而且還是在大庭廣眾下,從一個頂多15歲的女生口中講出來的?
他假裝轉頭看旁邊的排隊人潮,趁機瞄了一眼那個女生的長相。
 
她穿著黑色緊身短版T恤、胸前掛著幾條長項鍊。
下半身是超迷你短褲、Converse白色帆布鞋。
肩膀揹著桃紅色大帆布購物袋,一身新崛江式的時髦打扮。
雙手正抱著胸,若無其事的繼續跟她的朋友們說笑,彷彿剛才的事都沒發生過。
 
光憑外表,完全無法想像這個女生是個這麼容易就出口成髒的人。
 
 
 
 
 
……等一下會不會有哪個女人被夾在兩扇門中間,然後一直哇哇哇哇大叫……哈哈哈哈」娘娘腔男生說。
周展從眼角可以瞥見他手舞足蹈、興奮的動作。
……看哪個人不爽,就把他推到門縫裡面,讓門夾!」是那個罵髒話的女生的聲音。
「哈哈哈哈~好狠喔!」娘娘腔男生笑得花枝亂顫的。
「好好笑,那種死法真新潮……
「喂……不要學我……
「誰學你啊……哈哈哈哈~」
 
然後,他們四個開始討論手機的事,拿起其中一個人的照相手機,四處拍起照來。
 
 
 
 
 
第三班車抵達,全部的車廂還是擠得滿滿,不過出來的人多一點了,隊伍往前推進好幾步,眼看順利的話,周展就可以搭上下一班車。
車門關上,列車開走後,穿著黃色背心的月台工作人員,要隊伍不要靠車門太近,以免發生危險。於是大家都往後退幾步。
 
就在這時……
「幹你娘!臭機掰!」
 
那個國中女生似乎是被前面的人擠到,又一次放大音量的口出穢言,聲音響徹整個月台。
好幾個人聞聲轉頭看她,周展也是其中一個。
 
「看三小!我是在罵你嗎?」國中女生發現周展的視線,一副蠻不在乎的模樣斜眼挑釁他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周展一個箭步上去,左手一把糾住國中女生的長頭髮,使勁將她的頭向後拉。
國中女生則拼命反抗,打周展巴掌。
 
「死變態!抓我幹嘛……去死!去死……有變態啊!救命啊!」
 
不管國中女生怎樣花拳繡腿,周展高舉著從食指與中指間分裂,變形成銳利大剪刀的右手,眼睛瞪著長滿爛痘痘的國中女生的臉,毫不遲疑的就從她的兩邊嘴角「嚓!嚓!」剪開。
連耳朵、頭皮都撕裂成兩半。
被剪斷的頭髮,和著血,掉在捷運月台的白色地磚上。
 
國中女生痛得雙膝一軟,跪在地上,嘴巴此時像是失去控制的鴨嘴,隨著上下不自主的開闔,從裂縫汨汨流下鮮血。
血液倒流進喉嚨、鼻腔,嗆得國中女生猛咳嗽,噴濺出來的唾沫全是鮮紅。
喉頭只剩下呼嚕嚕的聲音,完全聽不出在說什麼。
方才的剽悍,已全然不見蹤影。
 
周展放開國中女生的頭髮,她頓時無力的癱躺在地,雙手不知道該放在哪個傷口般的高舉,痛苦的抽動著身體。
 
「這麼愛罵人臭機掰……
周展話沒說完,右手剪刀就又朝國中女生的胯下剪去……
粉紅色的腸子、糞便、尿水混在血水中流洩一地。說不出是腥味還是惡臭的味道,逐漸在空氣裡漫開……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周展若是真能變形,他著實想這麼做。但他還是忍耐著怒氣,裝做沒聽到的轉回頭去。
對付沒教養的人的最好方法,就是讓空氣中殘留著她罵髒話的餘音,以及幾百人的暗暗唾棄。
等她的大腦哪天真正成熟,不堪的過去才是折磨的開始……
 
 
 
 
 
靈感:蘭花搭捷運時,真實遇到的國中女生。非常沒有水準~於是又讓周展復活制裁她。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JC
  • 周展復活囉.

    哈哈...
    周展復活囉...
    好可怕.不能得罪你.不然說不定那天又讓周展復活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