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響傳來電台女主持人甜美溫柔的嗓音,今天的主題是鄉村音樂。
輕快的節奏,讓夏美心情愉悅起來,和著節拍,加快手上的打掃工作。
 
 
 
 
 
夏美是個23歲的OL,在知名貿易企業的分公司,擔任業務助理。這是她出社會的第一份工作。
平常協助業務經理聯絡客戶、安排進貨出貨、出差行程、打打報告、整理帳單……雖然不是很忙碌,但要是業務經理加班的話,她也沒辦法提早回家。
 
業務經理治平,38歲,是她的直屬長官,也是她的情人。
 
他們的辦公室戀情非常隱密,公司裡沒有人知道。
除了他們當事人沒有透露之外,治平是個人盡皆知的愛家好男人、好丈夫、好爸爸形象,才是最主要的原因。
 
治平不管再怎麼晚下班,一定會回家吃飯。
假日也一定會帶老婆、五歲跟三歲的兒子出門兜風。
重要的節日:生日、情人節、耶誕節,也都不曾向老婆請過假。
公司的旅遊、園遊會,他們一家人的幸福模樣,是公司上上下下同事們眼中的優良典範。
 
夏美也認識治平的家人,他們也認識夏美。但是治平在旁人面前,始終對夏美保持一定距離,因此沒有讓治平的太太起疑心。
 
她不在乎治平能陪她多少時間,也不在乎治平了解她多少,能跟治平在夜晚的辦公室裡溫存,在出差的時候,躲在鄉間汽車旅館冒險的偷歡,夏美已經覺得很滿足。
而且她是那種不喜愛情人總是黏在一起的獨立女性。對她而言,婚外情是刺激的點心,不是營養的正餐。
『如果不趁著年輕,體驗點新鮮的事,才真的是對不起自己。』
因此她從不覺得內疚,也沒有必要內疚,因為她並沒有把治平從他的家人身邊奪走。
她只是擅於利用工作時間,分享他的性生活。
 
 
 
可是,幾天前,治平向夏美提出分手。
 
 
 
治平被另一家大企業挖角,他已經跟公司提出辭呈,因此想藉這個機會了斷與夏美的不倫關係。
夏美一直都清楚治平內心的愧疚,也因為愧疚,他在夏美身上會表現得更飢渴、更野蠻,發洩他對自己的憤怒。
夏美就越加愛他。
 
聽到分手的要求,一向樂觀的夏美,雖然獨自難過了幾天,但是表面上並沒有讓治平難看,拉著他不放。
她一派輕鬆乾脆的說:「好啊!我也覺得是時候結束這種不正常的關係了。我媽急著要我相親認識新朋友呢!」
只有跟治平要了Tiffney的鑽戒,當做離別的紀念。
 
治平很感激夏美的寬大,答應離職前將禮物送給她。
最後一個溫存的晚上,他加倍賣力的滿足夏美……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Trace Adkins男歌手的歌聲厚重帶有磁性,演唱的Swing,是一首有搖滾味道的鄉村歌曲。
夏美隨著音樂律動身體,仔細擦拭房間的門把、桌面、椅子、床頭、玻璃窗、鏡子、幾十個相框……
所有可能留下指紋的傢俱和擺飾。
 
擦完檯燈的電源線,戴著塑膠手套的手,輕輕按著臉頰快流下來的汗珠。
像是回應Trace Adkins沒有中斷換氣的連珠砲,夏美深深吸進一口氣。
 
她抬頭看一眼牆上的時鐘……
『差不多了~』
 
她環視房間裡數量多得驚人的幾十個相框,裡面裝著的都是跟治平在激情過後拍下的紀念照。
照片裡的兩個人,衣衫不整的接吻、對著鏡頭傻笑、扯著領帶裝可愛、在地中海風格裝潢的汽車旅館房間模仿拿破崙和約瑟芬、吐舌頭、扮鬼臉……
這一切都已經結束,成為追憶。
 
她將所有相框裡的照片抽出來,並且順手推倒幾個相框。
拉亂床單。
推倒檯燈、幾瓶化妝品的瓶罐……
然後走到後陽台,在洗手檯裡將照片燒掉。
 
用水沖走照片灰燼,脫下塑膠手套,將抹布洗乾淨,掛上鐵窗欄杆。又走回房間。
 
 
 
 
 
夏美坐上床,使勁胡亂拍打自己的身體,拉扯身上的衣服,抓亂頭髮。
 
接著,伸手拿來放在床頭的安眠藥罐,和著開水,吞下幾顆……再將開水倒在臉頰、下巴、脖子上。
隨手將玻璃杯、安眠藥罐散落床上。
玻璃杯裡剩下的水,濡濕床墊~
 
『安眠藥罐跟玻璃杯,是必須留下指紋的東西。』
 
 
 
 
 
她躺下來,再拿起床頭的美工刀,「喀喀喀」的推出刀片。
 
看著亮晃晃的刀鋒遲疑了一下,腦海中突然浮現爸媽和哥哥的臉。
「對不起啦!」她輕聲的喃喃自語。
 
然後,左手腕朝上,深吸一口氣,對準手腕上青藍色的靜脈,用力劃下去……
 
『美工刀,也是必須留下指紋的東西。』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閉著眼睛半夢半醒的時候,在廣播熱鬧的房屋廣告聲中,夏美回想著整個完美的佈置~
同住的表姊晚上七點左右回來,發現大門沒有鎖,到時她一定會慌張的找今天下午請假沒上班的夏美。
打開夏美房間,發現屍體、驚叫、不知所措、害怕,然後報警。
法醫初步研判死者死於割腕失血過多。
鑑識小組進一步發現,房間看起來乾淨整齊,但是幾個不協調的凌亂細節,似乎在掩藏打鬥掙扎的痕跡。
只有安眠藥罐、玻璃杯、美工刀留下死者指紋。房間裡其他的傢俱,都被刻意擦拭過,非常不尋常。
可能是故步疑陣的加工殺人,絕對不是單純的自殺。
檢方判斷犯人先在死者飲料中下藥,或是強行餵食死者藥物,在死者失去抵抗力後,以割腕的方式佈置成自殺現場。
房間有數十個相框,裡面卻沒有一張相片,極可能是犯人殺害死者後帶離現場。
搜查死者遺物,從隨身記事本裡面發現婚外情的記錄……
治平以最大嫌疑犯身份被羈押。
而治平唯一能提出的不在場證明,只有……他當時請假到Tiffney專櫃買鑽戒送給外遇對象。
以及,治平的手提袋裡被搜出,夏美偷偷放進去的~夏美家的大門鑰匙。
 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