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,我們家總是上演著相同的戲碼。
兒子不耐煩地嫌太太囉嗦,要她離他遠一點,女兒叫嚷著上班來不及了,太太準備的早點一口都沒吃。

早晨一陣忙亂過後,我那溫馴的老伴總是默默地回到房裡,轉開電視,一人咀嚼桌上的早餐,電視聲一直充盈於室內,直到下午四、五點,抽油煙機的聲音取代電視聲,那是她開始為家人準備晚餐的聲音。

六點多先是兒子的電話響起,他在電話那一頭急促地說著,晚上要跟客戶吃飯,叫大家不用等他了,打給女兒,女兒漫不經心地說著她晚上跟朋友有約,要大家也不用等他了。

當太太絮絮叨叨的對我說著兒女的不是,我只能對她無奈地笑著,畢竟時代變了啊。

想當初,就是靠她這雙巧手做饅頭包子,幫著打理小吃店的生意,我們才能胼手胝足的度過經濟最不好的時刻,現在,兒子會嫌太太的包子沒有外頭做得好吃,女兒會嫌太太煮得菜太油膩,罔顧我丟去的凌厲眼神。

其實,不是不懂兒女們鼓勵太太多去外面走走,不要老窩在家中看電視的用心,但是她這大半輩子都是活在我們的需要中,怎麼能要求她走向外頭那些不需要她的團體呢?我也是直到現在與她分隔兩地後,才明白我有多需要她。

看著太太就算是熟睡,也仍糾結著眉頭的面容,我知道她並不僅僅是需要我那一成不變的微笑傾聽。

「阿娥,起來吧,我帶你離開。」

悄悄地,在親吻過孩子熟睡的臉龐後,我的阿娥,踏著灑滿月色的天梯,向我走來。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