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覺得很煩……醫生……
「怎麼說?」
 
穿著白色醫師袍的心理醫師鄭俊宇,放下翹著的二郎腿,彎身向前,在圓形玻璃矮桌上的兩隻白色馬克杯裡,分別倒進八分滿的黑咖啡。
 
「糖、奶精……你自己來吧!」
鄭俊宇放下飛利浦咖啡壺,在自己的杯子裡加入兩茶匙白砂糖。
 
葉瑋名,33歲,鄭醫師今天下午兩點的病人,也跟著在自己的杯子裡加入兩茶匙白砂糖後,從桌上的筒子裡抽出一根塑膠咖啡棒,在杯子裡翻攪幾圈。
 
「不知道,很多事情都很煩。」
 
鄭俊宇右手拿起馬克杯,背部向後貼緊沙發,左手從米白色沙發左邊扶手的接縫,抽起病歷夾,放在大腿上。翹起另一隻腿,端詳坐在他面前的新病人。
 
旁分的短黑髮裡,夾雜幾根銀白色髮絲;淺褐色略偏黃的皮膚,有點乾燥;耳朵上架著的黑色框眼鏡,在他的尖長臉上,比例顯得大。
單眼皮的小眼睛,在沾滿指紋的鏡片後面,游移著焦點。對上鄭俊宇後,旋即跳到其他地方。
略大的鼻子,鼻頭紅紅的,像是喝過酒。
兩側臉頰顴骨上方,有幾處不知道是曬斑還是雀斑的斑點。
 
上半身穿著有些皺褶的白色襯衫,紮進下半身寬鬆、泛白,褲腳已經脫線的牛仔褲裡……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蒼老。
『是長期心理壓抑的關係吧?』
 
鄭俊宇輕啜一口咖啡,心裡想著:『蘇門答臘的豆子真不錯~』
嘴上說:「比方說,什麼事呢?」
 
 
 
 
 
葉瑋名放下咖啡杯,杯子還沒回到托盤上,塑膠咖啡棒就掉出杯子,躺在矮桌的玻璃板上。
葉瑋名慌張的放下杯子,拾起咖啡棒,用手指擦拭滴在玻璃桌面的咖啡。
然後,雙手不甚自在的放在大腿上。
隨著時間分秒過去,慢慢的開始來回摩擦牛仔褲,越來越熱。
 
鄭俊宇從左胸前口袋,抽出藍色原子筆,輕聲說道:「說給我聽聽吧!」
 
葉瑋名抬眼接觸到鄭醫師鼓勵的眼神,終於開口:「……我阿母,一直催我娶嘉樺。」
 
「嘉樺?你的女朋友嗎?」
「嗯…………
「交往多久了?」
「嗯…………五年多。」
「好,然後呢?」
 
「嗯……可是娶老婆要花很多錢,我阿母根本不可能幫我出……每個月都跟我伸手要錢了……
「我一個月只賺三萬二,她就跟我拿兩萬,剩下的,我花都不太夠了,哪可能存錢娶老婆……
 
葉瑋名停下來,眼睛盯著矮桌棕色的木頭桌腳,與玻璃桌面交接處的金色螺帽。
正當要再開口時,被鄭醫師的問話打斷。
 
「你的父母都還健在?」
「啊…………我阿爸走快兩年了……
「喔!抱歉,我必須了解一下。」
「沒……沒關係。」
葉瑋名再次看了鄭醫師一眼,搔搔頭皮,視線改落在鄭醫師大腿底下凹陷的沙發布上。
 
「除了媽媽以外,家裡還有什麼人?」
「一個妹妹。」
「多大年紀?」
29歲。」
「有在工作嗎?」
「我有……在軟體公司上班。」
「你妹妹呢?」
「她在準備考試,沒有工作……
「所以家計都落在你一個人身上?」
葉瑋名又搔搔頭皮,看向鄭醫師右肩後頭的沙發椅背,「…………
「謝謝!我知道了。請繼續吧!」
 
聽到鄭醫師拿起馬克杯,碰到托盤發出清脆的聲音後,葉瑋名說道:「……我女朋友常常對我抱怨……我覺得她真的很不會替我想,明明知道我賺得不多,還常常故意在那邊說她朋友的老公帶她朋友去住涵碧樓,她誰的男朋友約會去吃王品牛排,誰的男朋友又送了什麼東西給女朋友……好像在暗示我也要買給她一樣,不過我都裝做沒聽到。」
 
……那麼愛慕虛榮幹嘛不去找別人,硬要跟著我……說實話,我好幾次都想甩掉她……耀天跟阿雄也勸過我好幾次……可是有什麼辦法……我跟她開玩笑,叫她去找有錢的凱子,釣個金龜婿……她就開始哭……說什麼她最愛我,沒有我她活不下去,叫我不要不要她……
 
「唉~我對女人哭最沒辦法,就開始心軟……所以一拖就這麼多年……
 
 
 
 
 
「你們怎麼認識的?」當葉瑋名又停下不說話,鄭俊宇問。
「嗯……聯誼。我跟以前的同事一起報名那個……未婚青年交誼會的活動,在那裡認識嘉樺……
「她是做什麼的?」
「國中老師。」
「好……」鄭俊宇低頭在病歷表上寫了幾個字。
 
「你愛她嗎?」
 
「咦……」面對突如其來的問題,葉瑋名有點不知所措。
「這個……我不知道怎麼說……」舉起手抓抓鬢角、耳垂,搔搔脖子。
 
「我換個問題好了。如果她今天跟你分手,你會不會難過?」
「會……會吧!畢竟在一起那麼久了……
「你只是不喜歡她的愛慕虛榮嗎?」
「嗯……也不是都這樣…………我也覺得她很多方面都很任性……
「怎麼說?」
 
鄭俊宇的右手從脖子上放下來,手肘靠在沙發的扶手,手掌撐著右臉頰,歪著頭看著病人。
 
「嗯…………像是每次約會,她都要我開車去她家接她,約會完再送她回家……當然很多人都是這樣,可是我跟她家住得很遠,光開車就快半個小時……
「她每次約會都在抱怨這個……我叫她自己來找我,她就不要,就生氣說男生本來就應該要接送女生……女生本來就應該要被呵護……
「她的觀念……我不是很能接受。」
 
「還有,約會吃飯都是我在出錢……情人節、耶誕節就叫我買禮物送她……連她家裡要去哪裡,就叫我當司機……
葉瑋名舉起原本放在大腿上的左手,不自在的摸摸牛仔褲上的皮帶。
……當然還有很多事情,一時講不太出來……
 
「你們有溝通過嗎?」鄭俊宇問。
 
葉瑋名右手撐著頭,想了一下。
……算有吧!可是只要我的口氣兇一點,她就哭,然後就講不下去了……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……
 
葉瑋名語畢,整個房間裡就剩下呼吸聲,與鄭俊宇在病歷表上寫字的筆紙磨擦聲。
 
「請繼續吧!」
鄭俊宇寫完,彎身向前,將病歷表夾放到矮桌上。
 
 
 
 
 
「最近我阿母很奇怪……不知道吃了嘉樺什麼藥,一直跟我說嘉樺以後一定是個好媳婦,她很貼心,她家又有錢,結婚後她爸一定會買房子給我們……要我趕快準備結婚。」
 
「要娶她不會自己去娶喔!說的比較簡單啦!只會出一張嘴而已……
葉瑋名說話的音調忽地提高,兩隻手肘都撐著沙發扶手,手掌在肚子上方緊緊交握。
 
「從小就是這樣,我們都要聽她的。阿爸還在的時候,她還會收斂一點,阿爸走了之後,她就無法無天了,家裡每件事都要管,不聽她的她就一直唸一直唸……唸到我都三十歲了還在唸……真的很煩……
 
葉瑋名的高昂情緒戛然而止。似乎是意識到自己一股腦說得太多,臉頰越來越紅。
他的頭逐漸低垂。眼睛則直盯著鄭醫師套在咖啡色牛皮拖鞋裡,穿著黑色襪子的腳。
 
 
 
 
 
鄭俊宇已經很習慣各式各樣病人的反應,雙手交握的放在肚子上,微笑著說:「聽起來,你身邊的兩個女人都讓你很困擾喔!你不想娶你女朋友,但你女朋友似乎已經跟你媽媽套好交情,讓你媽媽逼著你娶她……這些就是你主要的煩惱嗎?」
「唔唔……」葉瑋名的聲音小到只有他自己聽得見。
「還有別的嗎?」鄭俊宇問。
 
葉瑋名稍微抬起頭,但還是沒有看著鄭醫師的臉。
他伸出左手握住咖啡杯把手,舉止僵硬的將杯子湊近嘴邊,猛喝一大口。
突然嗆到,噴出咖啡,咳嗽起來。
鄭俊宇見狀,趕忙起身走到背後的辦公桌,從桌上抽了一張面紙遞給他。
 
葉瑋名彎著腰,咳到氣稍微順了,才慢慢坐直身子。
再補充一口咖啡濕潤喉嚨。這次他小心翼翼的只喝進一點點。
 
他覺得很糗,手中的面紙被他不自覺的揉成糰。再偷偷把面紙糰塞在矮桌上的咖啡杯托盤下面。
等他覺得一切妥當,才帶點難為情的眼神,與鄭醫師四目交接。
 
「謝謝……咳!咳!」
葉瑋名清清喉嚨後,繼續說:「……工作方面也很不順……
 
鄭俊宇在葉瑋名開始說話後,又拿起矮桌上的病歷表。
 
「我很討厭我的主管,他也很討厭我……到處說我delay進度,讓他沒辦法跟上面交待。」
……可是,交期都是他在改,一下這樣一下那樣,然後被客戶罵,就都推說是我的錯……
「我另一個同事也很討厭,他明明也很討厭Michael,在背後說他壞話,罵他無能,講得多難聽啊!可是看到Michael,就又一直拍他馬屁……
「結果去年升等,就升他不升我……
「他們真的很可惡……
「還有……
 
 
 
 
 
在葉瑋名花了將近五分鐘,抱怨完對工作的不滿後,鄭俊宇問:「你說你在軟體公司上班,是做什麼的?」
……電腦工程師。」葉瑋名補充:「寫程式的。」
「工作幾年了?」
「這裡的話三年多快四年了……全部加起來已經超過十年……
 
葉瑋名這次的視線焦點放在鄭俊宇手上拿著的原字筆。
心想:『不知道醫師會怎麼形容我……
 
「這份工作是你的第幾個工作?」
「第……第三個……
「沒考慮要換工作嗎?」
「當然有哇!可是……現在工作很難找……還沒找到好的工作之前,就先待著。」
「咳!」鄭俊宇輕咳一聲,「工作上的事,找過人商量嗎?」
「嗯……有跟嘉樺講過,可是她對我的工作性質不了解,也都只是聽聽而已,沒有給我什麼意見……
「家裡呢?」
「沒有……我阿母跟我妹更不可能懂……
「好。所以就找上我囉!」
 
葉瑋名生硬的笑笑,沒有答話。
心想:『你能了解嗎?醫生……
 
「除了這些,還有沒有其他讓你覺得煩的事?」
 
葉瑋名轉頭看向矮桌旁邊的窗戶。
光線從被拉上的淺綠色百葉窗縫隙間透進來,看不到窗外的東西。
 
「應該沒有了。」
「有的話,想起來再告訴我。」
「嗯……
 
 
 
 
 
「好。」鄭俊宇放下原字筆的時候說:「你平常有在運動嗎?」
「運動?」葉瑋名覺得有點納悶。
……打羽毛球,每個禮拜一次……」停頓片刻,「……還有散步、騎自行車……
「跟你女朋友嗎?」
「她?她從不跟我一起運動的,連烤肉她都不喜歡……
「好……不管她喜不喜歡,有沒有人陪你,你自己一定要有固定的運動習慣,這是我開給你的第一個藥方……
 
『運動就會好嗎?』葉瑋名感到懷疑。
 
「再來……
鄭俊宇拿起咖啡壺,「還要嗎?」
「不,不用了~」
鄭俊宇笑笑,也沒有在自己的杯子裡倒新的咖啡,便將咖啡壺放回去。
 
「我自己也喜歡騎自行車。邊騎邊看風景,時間過得很慢,可以暫時忘記煩心的事,讓心情放鬆,自然心情低落的頻率就減少了……
 
葉瑋名心想:『當醫生的會覺得煩嗎?每天聽人講話就有錢賺,有什麼事情好煩……
 
 
 
 
 
「再來……
鄭俊宇又拿起咖啡壺,「還要嗎?」
「不用了~」
鄭俊宇又笑笑,也沒有在自己的杯子裡倒新的咖啡,便將咖啡壺放回去。
 
「我也喜歡騎自行車,邊騎邊看風景……時間過得很慢……可以讓心情放鬆,自然煩的時候就減少了……你有這樣的習慣很好。」
 
葉瑋名心裡又想:『我也常常騎車啊!可就是沒用……
『醫生,真的知道我的問題在哪裡嗎?』
 
 
 
 
 
「再來……
鄭俊宇再次拿起咖啡壺,「還要嗎?」
「不用了~謝謝!」
鄭俊宇再次笑笑,也沒有在自己的杯子裡倒新的咖啡,便將咖啡壺放回去。
 
「我自己也喜歡騎自行車,常常到鄉下,沿著河堤,邊騎邊看風景……可以暫時忘記煩心的事……心情自然就會放鬆……
 
葉瑋名心裡再次想:『騙我的吧!如果是醫生自己看到阿母、嘉樺、Michael,心情怎麼會放鬆得起來……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……他每隔幾天,就會自己把病房佈置成這樣,對著鏡子,同時扮演醫生跟病人……」鄭俊宇的醫生對鄭俊宇的太太說。
「差不多到他開始模仿醫生開立醫囑,重覆講同樣的話的時候,我就會讓他吃藥休息。否則他會因為自己想的跟講的對不上邏輯,會變得越來越煩躁,到時再來打鎮靜劑就比較不好……
 
此時,一個穿著粉紅色護士服的護士小姐,推著藥車走過來,在病房前停下。
醫生拿起藥車上的表格看一眼,簽上名字。
護士小姐跟鄭俊宇的太太點點頭後,打開病房的門,推著藥車走進去。
 
 
 
 
 
「吃藥囉!鄭醫師……」護士小姐語氣溫和的對病房裡的人說。
「今天的病人叫什麼名字啊?」
「葉瑋名。毛病可不少呢!」
 
鄭俊宇的太太嘉樺,站在病房外,透過玻璃窗,哀傷的看著裡面還在自言自語的丈夫。
 
 
 
 
 
病房裡的護士小姐,拿起病房中間矮桌上的空杯子,倒進白開水,連同藥丸遞給鄭俊宇。
鄭俊宇停下在牛仔褲上來回搓動的手,眼鏡鏡片背後的眼睛,微笑的瞇成一條線,抬頭看著護士小姐。
從護士小姐手中接過藥丸後,一口吞下。
 
 
 
 
 
護士小姐讓鄭俊宇走回床舖躺下後,回到矮桌邊,拿起桌上寫著密密麻麻藍色字跡的筆記本。
翻看幾頁後闔上,放進藥車下面的托盤。
再從矮桌上,一手提起裝著半滿白開水的咖啡壺,一手拿起咖啡杯的托盤……
 
此時,一糰圓圓的面紙球滾落到地上……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yychin
  • 如何從負債三百萬到月入八十萬?

    嗨!您好!我四年前在證券公司擔任經理的職務
    因為補習考證照而沒有時間以及生活品質。
    三十六歲的我其實只是想跟平凡人一樣,
    想要每個月多賺一點多存一點,
    於是在電視股票分析老師的洗禮之下買了一些股票,
    這一買把我的積蓄都賠光了而且還負債三百萬。

    就在三年前我在網路上發現了一個機會,
    我開始兼差第一個月為自己增加了一萬二的收入,
    兼差九個月後收入提升到十萬塊了,
    謝謝這個公司給我這個機會,讓不太懂賺錢的我,
    在三年後的今天,每個月可以給我超過八十萬的收入。

    現在的我除了每天看電影、每個月固定出國旅遊外,
    就是希望能透過這個機會幫助到困境中的好人‧是你嗎?
    快上網瀏覽索取電子書吧! http://money.53rich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