慶祝2008華人部落格大賽報名,快來潑新文章。

  最近痞客幫的編輯器很難用是真的。

 

 

 

「叮咚!」

Outlook的收件匣轉為粗體字,後面的括號顯示有24封新郵件。

 

三谷信悟埋在書桌成堆參考書、課本裡的上半身,緩緩坐直,雙手高舉伸了個大懶腰。

然後手抵著書桌桌沿,稍稍使勁一推,坐在黑色電腦椅裡的身體,就跟著椅子下的五個輪子,滑到電腦前面。

 

他的臉,被螢幕亮光映照成一片慘白,更加突顯兩道眉毛的粗黑。

眼睛在眼鏡鏡片的反光下,看不清楚神情;只有從緊抿著的下垂嘴角,隱約讀出他心裡的不開心。

 

他就讀市內排行與升學率都數一數二的明星高中,今年已經三年級了,再不到三個月時間,就要跟全國幾萬名考生,參加大學升學考試。

 

三谷信悟一向對自己的腦袋很有自信。

小學到高中,他的課業在班級上的名次,從未掉到前三名以外過。到目前為止的五次大學模擬考試,還有補習班舉辦的全國聯合學力測驗,他的偏差值也都落點在自己的第一志願上。因此,包括他的老師、父母、同學,都很是看好他,彷彿東大醫學院已然是他的囊中之物。

 

可是,學業成就並沒有帶給他多大的愉悅。

對從小就被灌輸「高學歷才有未來」的三谷信悟而言,讀好書、考好試,是只要他去做、只要他去補習、只要他比別人多唸一個鐘頭書、只要他比別人少玩一點、只要他不交女朋友,就做得到的事。

他覺得領獎狀像是家常便飯,對他的誇獎,更像是周圍人們的口頭禪。

 

因此,他越來越覺得只有書本的生活沒有挑戰性,也漸漸不知道大家口中的成就感為何物,更納悶為什麼有人可以在考上理想學校後痛哭流涕。

這些念頭,隨著年齡增長,隨著大考將至,越來越強烈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伴隨滑鼠輕脆的聲響,一封封未讀郵件被點開。

 

Re: Re: Re: Re: Re: 三年八班畢旅決定!!!」

 

幾封同班同學你來我往的回信,大家正在熱烈的討論大考結束後的畢業旅行行程。

三谷信悟面無表情的閱讀同學們字裡行間的興奮與期待,心裡只有一種感覺:『這些人有認真準備考試嗎?』

但馬上又被自己嚴厲的譴責:『你自己的人生才是最無趣的!』

 

…………一起幫三谷慶功吧!」其中一封郵件這麼寫道。

 

大多數的班上同學都很欣賞功課好、個性好、斯文有禮的三谷信悟,認為像他這樣完美的人已經很少見了。連在討論畢業旅行的同時,都有人提議要帶氣泡水果酒,慶祝他成為班上考取東大醫學院的第一人。

 

三谷信悟移動滑鼠游標,在全部回覆按鈕上按下。

「謝啦!各位……也祝大家金榜題名。考完,一起唱卡拉OK!」不帶絲毫情感的在鍵盤上敲下這幾個字。

 

雖然三谷信悟的生活重心只有學業,但是他的家庭教育,讓他很懂得待人處事。

即使一直表現得很優越,也要保持謙虛友善。

圓融的人際關係對他來講,是不用動到任何腦筋的小事。

 

他看完全部的新進郵件後,一一用滑鼠拖移到分類信件匣。

每封郵件,都依照裡面的內容,被清楚的歸類。

跟學校有關的,放進“SCHOOL”;有趣的影片,放進“FUNNY”;訂閱的醫藥新知電子報,就放進“E-PAPER”

 

就像電腦裡的資料夾,裡面的每份檔案,都花上許多時間被編碼、命名。

就像他的書架,上頭每本參考書都按照科目、尺寸,依據大小順序排列著。

就像他的抽屜,裡面每枝原子筆筆身的廠牌烙字,都整整齊齊的朝上擺放。

就像他的衣櫥,裡頭依照顏色歸類的T恤,堆起來像道彩虹一樣……

 

滑鼠游標移動到LCD螢幕左下角的開始點了一下,再點一下電腦關機,選擇彈跳出來的小視窗中間的關機後,三谷信悟便把LCD螢幕電源關上,雙腳抵在地上,連人帶著椅子,慢慢挪回書桌前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寫滿重點、到處都是螢光筆痕跡的補習班化學講義與筆記,攤開在有機化合物價鍵原理的章節,靜靜躺在書桌上。

三谷信悟只低頭看了熟悉的分子結構一眼,便將視線移開。

看看書桌上按照年級堆著的各科課本,看看插著耳機的銀藍色iPod,看看亮著綠燈的手機充電器,看看床邊牆壁上掛著的深藍色學校外套……

視線最後落在裝著大學入學簡章的活頁塑膠套上頭。

 

不用抽出來看,他已經對裡面的規定、條文滾瓜爛熟。

在生涯規劃面談,跟老師就上面的內容至少討論過兩次。

家裡吃晚飯的時間,在縣議會當公務員的父親,也常常拿簡章當做話題,發表他的高見。

學校、補習班下課,不時就有班上同學,甚至不認識的其他班級同學,前來請教他考試或選擇志願的事。

 

『我的人生就這麼被決定了嗎?考上醫學院……唸研究所……出國……到外公的醫院實習……然後……跟某大醫院院長女兒結婚?真是無趣啊我……』他對著簡章封面的標楷體字,嘆息著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008325早上6:30,三谷信悟肩著印上學校紋章的黑色書包,手上提著裝有燻雞三明治的塑膠袋,如同過去兩年多一樣,站在捷運月台上。

 

黑暗的捷運隧道深處,吹來陣陣帶有泥土與金屬味道的涼風。

三谷信悟兩眼發直的看著軌道對面牆壁上,三菱銀行信用卡貸款的廣告燈箱。

穿著水藍色制服的銀行小姐,笑容燦爛的說:「品味生活的幫手」

腦袋裡什麼都沒有想。

 

他的前面站著三個人。

一個是綁著馬尾,身穿紫色條紋上衣、緊身牛仔褲的女人。

一個是同一所高中的女學生,滿嬌小可愛的……三谷信悟常常遇到她,只是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
另一個是頭髮燙成茶色玉米鬚,穿著寬鬆T恤、橄欖綠工作褲,正在低頭專心調iPod的年輕男子。

 

右手邊一列只有一個拿著黑色Notebook手提包,穿著白襯衫、黑長褲,一副上班族模樣的男人,正對著軌道方向講手機。

 

左手邊一列,有一個也是同一所高中的女學生。正在看著三谷信悟。

當女學生與三谷信悟的視線對上後,有些手足無措的轉頭回到她的歷史課本上。

三谷信悟則繼續打量她的灰格子短裙下,白皙到沒有什麼血色的大腿,以及穿著黑色膝下襪的小腿。

 

三谷信悟身後的月台空間,來來回回走過幾個人,大多是上班族、學生。

兩個公立高中男同學經過時,還聽到他們低聲的嘻笑。

 

跟過去兩年多一樣,無趣的五分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左前方吊掛在天花板上的跑馬燈面板,顯示列車將於一分鐘後進站的紅字。

三谷信悟抬手看看錶面的時間,6:34分。

 

幾十秒後,月台邊緣地面的紅燈閃爍,列車要進站了。

遠方響起一長哨聲。

 

「嗶~~~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三谷信悟走出他排的隊伍,筆直的往前走幾步,停在已經講完電話,將手插在腰部的上班族後面。

旁邊身穿紫色條紋上衣的女人,貼著假睫毛的濃黑大眼睛瞟了他一眼。

 

隧道深處吹進一陣比方才強烈,而且溫暖的風。

列車的大燈緊跟在風的後面閃亮。

 

 

 

三谷信悟用力推了一下前面的上班族男子。

沒防備的男子,連人帶著手提包掉落在軌道上。

 

 

 

接下來的幾秒鐘,除了隨後列車響徹整個月台的轟隆聲,什麼聲音都沒有聽到……

 

等到列車完全停下,三谷信悟悶漲的耳朵裡,才傳進一聲聲淒厲的尖叫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因為我想坐牢……」這是三谷信悟對警察說的第一句話。
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