因為找路多花了點時間,時間已經超過預約的晚上七點。

吟珠踩著高跟鞋,小指頭被鞋皮磨得有點發痛,但她已經顧不得疼,加快腳步穿梭在巷子裡的攤販間。

 

……275……張家魯味……275……

……青蛙下蛋……手相面相……不是……

……大腸米腸……266……268……單數在另一邊。』

『快到了……

 

吟珠在十元碳烤的油煙裊裊中,看到位在275號門前,紫微斗數.電腦排盤的橘黃色塑膠布條。

她逕直拐進275號騎樓。

 

 

 

透過玻璃門,她看到裡面一個穿著藏青色中山裝的中年男子,正對著一個綁馬尾的小姐講話。中年男子應該就是同學秀燕說的鍾老師。

 

一個圓臉微胖,目測不到160公分的婦人看到在門外探頭探腦的吟珠,快步走過來,向右邊推開玻璃門。

「有預約嗎?」婦人說。

「我是預約七點的邱吟珠。」

婦人轉頭看一眼牆上的電子鐘,7:08,再看一眼講話中的鍾老師與綁馬尾的小姐。

老師向門口的吟珠點一下頭。

「請進,麻煩鞋子脫外面……前面一位客人還沒結束,這邊請坐等一下。」

「好……謝謝。」

吟珠將高跟鞋脫掉,放在門口的幾雙鞋子旁邊,光著腳踩上傳統的磨石子地板,進入正玄堂命理館

 

方才替吟珠開門的婦人,指示吟珠穿上室內拖鞋後,便帶她走到牆邊的兩人座皮質沙發上坐下。

沙發似乎已經老舊不堪,一坐上去,吟珠感覺不到彈簧的彈性,只有木板的硬實;表面的咖啡色外皮,也出現多處裂縫與剝落。

 

「喝茶好嗎?」婦人對吟珠說。

「喔!好,謝謝!」吟珠回答。

等婦人往裡面像是廚房的地方走去,就剩下吟珠與鍾老師、看起來比吟珠年輕的小姐,在前面六坪左右的空間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吟珠在旁邊的沙發上放下手提包,拉齊黑白細格子裙擺,雙膝併攏的坐直身體。

 

她的左手邊是命理館的門面,三扇深咖啡色固定式落地玻璃旁邊,就是她剛才走進來的透明玻璃門。

從門口,到吟珠現在所坐的沙發前面,沿著咖啡色落地玻璃,擺了一個橫放的三層櫃。

三層櫃上面,一座紫水晶晶洞立刻吸引目光。

晶洞旁邊,則是一顆保齡球般大,有著紅白棕色螺紋的圓形石頭,擺放在木頭底座上。

圓形石頭的另一邊,是一對銅製的蟾蜍,嘴裡跟腳底下都是錢幣。

下方的三層櫃裡,則塞滿了命理風水相關的書籍。縫隙夾雜幾本過期雜誌、報紙。

 

吟珠對面的牆壁上,掛著兩幅泛黃的經文,一幅不知道是什麼神明的聖像。

神明聖像旁邊,掛著建材行印製的日曆,還停留在過去的日期。

 

這時,婦人從日曆前面經過,端了一個蓋著塑膠蓋子的紙杯,朝吟珠走過來。

婦人在靠近吟珠的三層櫃上面放下紙杯。

「請喝茶。」

她對著吟珠露齒而笑說:「再等一下,下一個就輪到妳了。」之後,便走回房子裡面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吟珠右手邊有兩張桌子跟一個大書櫃。

靠吟珠身後牆壁的那張桌子較小,上面放著桌上型電腦;較大的一張看起來像是辦公桌。桌上擺了許多大大小小透明水晶柱、一個插滿各種顏色筆的竹筒、幾本面相、紫微斗數的書,還有一個看起來像是薰香爐的東西。

大書櫃靠在兩面牆壁的角落,每一格都排滿風水命理相關的書籍。書籍前面,散亂擺放較小的水晶塊、雕刻神像、佛珠、平安符之類的東西。

 

辦公桌裡面坐著的算命師鍾老師,外表跟秀燕形容得很像。

頭頂禿了一大塊,頭髮灰白,膚色黝黑,戴著老花眼鏡。但是臉看起來很年輕,沒什麼皺紋,頂多50歲吧?可是秀燕說他居然快70歲了!真是不敢相信。

聽秀燕說,鍾老師的際遇挺離奇的。年輕時曾經開過托兒所跟安親班,園長兼娃娃車司機。後來連續做了幾個預知夢,夢境居然都在幾天後成真。從此之後,開始對宗教、神佛產生興趣。

當托兒所因為經營不善關閉後,他就改行開壇當廟公,替人收驚解厄。聽說香火滿鼎盛的。

又因為對風水、命理產生興趣,他就自修鑽研。大概在六年前開始經營這間命理館,白天就處理壇務,晚上就幫人算命。

聽說算命算得很準,在南華夜市很有名。

 

吟珠的二專同學秀燕,曾經讓他算過工作的事,覺得他講得八、九成準。

雖然吟珠對算命沒什麼興趣,剛好已經考了幾年中醫特考都沒考過,正在考慮要不要放棄,加上好朋友推薦,想說就來算命看看。聽聽算命師怎麼說,好給自己的生涯規劃做參考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老師正瞇眼看著桌上的紙,跟坐在桌子對面的年輕小姐說話。

因為坐得近,又沒有區隔,吟珠多少可以聽見他們講話的內容。

 

……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用,不過依我自己的體會吼……妳可以參考看看啦!」

「嗯……唉~」

「難過也不會改變什麼啦!」

「是啊!」

 

年輕小姐身形很瘦,頗為單薄。

她的頭髮,用粉紅色橡皮筋束著約七、八公分長的髮束。額頭前面的瀏海,用幾根黑色髮往兩旁夾起來。側臉看起來,只薄薄施了點脂粉。

身上穿著粉紅色兩件式針織衫,黑色長褲,黑色粗跟涼鞋。露出的腳踝包在膚色絲襪裡面。斜揹的黑色皮包放在大腿上。

看起來是不會追逐流行的類型。

 

「妳等一下蛤……

老師打開辦公桌的抽屜,取出一張黃色A4的紙。

「這張妳拿回家看。下下禮拜六、日,兩天一夜,我們會在道場裡面舉辦……來看看不錯啦!」

「嗯……可是我沒去過的,突然參加沒關係嗎?」

「當然沒關係啊!每個人都是這樣加入的……妳同事也是啊!她現在學得很好欸,運勢整個變好了……妳不相信可以先問她,想參加的話再跟她一起來啦!」

「嗯……我再問她看看。」

 

年輕小姐打開黑色皮包,將摺成四褶的黃色紙張放進去後,抽出一個紅包袋。

「老師,這是今天的費用……

老師拿下臉上的老花眼鏡,雙手接過紅包,對著年輕小姐報以燦爛的笑容。

這時眼角魚尾紋,鼻樑兩側的一條條法令紋皺褶,才讓人看出他已經有點歲數。

 

「有任何疑問,就打電話過來~我不在的話,跟我老婆講也沒關係啦!」

「好。謝謝鍾老師。」

年輕小姐起身,拉一拉貼住臀部、大腿的褲子。

拉褲子時,面無表情瞥了吟珠一眼。

重新揹好皮包,轉身走向玻璃門。

此時,婦人從後面走出來招呼年輕小姐離開;鍾老師則請吟珠坐到年輕小姐方才坐的椅子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「邱小姐,抱歉,讓妳久等啦!」

老師邊收拾桌上印有方才那位小姐命盤的紙張,邊對吟珠說。

吟珠瞄到紙上大大的外遇、離婚字眼。

「不會……」吟珠調整個舒服的坐姿後回答。

 

婦人這時從房子後面拿了一個保溫鋼杯走過來,放在辦公桌上;再拿走桌上一個一模一樣的保溫鋼杯。

老師打開保溫鋼杯的杯蓋,從裡面冒出許多白色水蒸氣。鍾老師看了杯子裡面一眼,沒有喝,將杯子原封不動放回杯墊上。

接著從桌上一疊銀行贈送的便條紙裡撕下一張,要吟珠在上面寫下姓名、農曆的生辰八字,以及要問的事情。

吟珠寫好後,鍾老師戴上老花眼鏡,拿著便條紙走向電腦。

 

當噴墨印表機吐出一張紙,鍾老師便拿起紙走回辦公桌前坐下,將紙推到吟珠面前。

是吟珠的紫微斗數命盤。

 

老師說:「邱小姐想問考試的事……

吟珠回答:「對,我考中醫特考好幾年了,一直都沒及格,想知道我到底能不能考上,要不要再繼續考下去……

「嗯……我們來看看蛤……

 

 

 

老師抓起桌上的鉛筆,在吟珠的命盤上筆劃起來。

首先花了不少時間,跟吟珠解釋她的本命、個性、家庭環境、父母、兄弟、朋友等等基本的東西。這些方面,吟珠覺得他講的有七、八成準。比方說吟珠很有主見,從小就很獨立;在團體中雖然會表示意見,卻不愛出風頭;朋友不多,但是交情都很深;過去家境雖然不是很富有,也沒有缺錢過……

接著才講到吟珠真正關心的事業。

 

只見鍾老師研究命盤片刻後,抬起頭,拉低老花眼鏡,眼睛從眼鏡上方看著吟珠,語重心長的說:「我在妳的命盤上看不出妳有行醫的命。妳的個性並不適合自己當老闆,因為個性不夠圓滑,人脈也不夠廣,比較適合被僱用……我解釋給妳聽蛤……妳看……

老師向吟珠解釋,她的哪個宮位裡的哪顆星,代表什麼涵義。在流年裡,又走到哪個宮位,對到另一個宮位,影響了她的事業運。

吟珠聽得不是很懂,也聽不大進去,因為那已經不是重點。

她現在非常在意老師剛才說的那句:「沒有行醫的命」。

 

……簡單講,妳待在現在的公司就很好了啦!不用再準備考試了……而且吼……」鍾老師低頭看著命盤,「今年鼠年,妳的結婚運很不錯耶!有對象的話,今年下半年很適合結婚。從妳的命盤看喔……妳的對象家裡環境不錯,一結婚就給妳帶來土地、不動產……就是田僑仔啦!妳就算不工作也沒有關係啦!」

「是喔……可是我現在沒有對象欸……」吟珠尷尬的笑笑。

「哎唷~妳長得那麼清秀,一定很多人會幫妳介紹的啦!今年吼,有人幫妳介紹不錯的對象的話,就不要再挑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 

吟珠並沒有因為算命師這些表面恭維的話感到開心。她最清楚自己的條件。

用虛歲算,她今年已經36歲了,還是小姑獨處。雖然爸媽、阿姨、叔伯,熱心的朋友、同事們都幫她介紹過對象,可是要不是對方嫌她太老,就是看不對眼,或是話不投機。吃一頓飯、講幾通電話就不再聯絡的,已經多到讓她數不出來。一拖就是幾年青春消逝。

跟她差不多年紀的同學、朋友,小孩都上幼稚園了,她卻還在尋找她的真命天子。

就因為感情不順遂,吟珠才想轉移目標,找個穩定的工作。

 

她不是中醫本科系的。

因為姑丈是中醫師,小時候常往他家裡跑,看姑丈把脈、針灸、調配藥方,逐漸對藥草產生興趣,才想考中醫師檢定。

可是興趣歸興趣,真的認真唸起書來,診斷學、方劑學、針灸學……可是像翻山越嶺般困難重重。放棄的念頭隨著一年一年的慘遭滑鐵盧,逐漸加深。再多毅力跟鬥志,也已經被消耗得差不多了。

 

話雖是自己決定要來算命的,事前也已經預料到事業運不會太好,可是劈頭就被說:「沒有行醫的命」,聽起來還真不是滋味啊!

 

吟珠只記得在很小的時候,被爸媽帶去算過一次命,就再也沒算過了。對算命師的印象,始終停留在擅於利用人性弱點,憑藉好口才講得天花亂墜,將人唬得一愣一愣的江湖術士一般。

這次是在同學兼死黨的秀燕的慫恿下,才來聽聽另一種超自然角度的見解。結果一開始就被潑冷水,潑完冷水居然又說會嫁個有錢的丈夫,如此戲劇性的人生戲碼,到底要讚嘆鍾老師是個極佳的編劇呢?還是真是命中注定?到底是在安撫吟珠呢?還是要讓她認清現實的殘酷?吟珠是越聽越不明白。
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YA!
  • 好快的速度啊

    Yuki小姐會不會太強了點,po新文章好像母雞下蛋一樣簡單,好厲害哪
  • yukisan
  • 哈!沒有啦!這都是以前靈感多的時候寫好的。最近腦袋空空,還沒想到恐怖的點子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