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雙子座的山田先生的最後一個上班日。我覺得很難過。

我不認識山田先生,山田先生也不認識我,我和他只曾在偌大的辦公室走道擦身而過,只曾在狹小的電梯裡無聲的前後站著,只曾在午餐時間望著他與其他同事談笑風生的背影。
我們從沒有過交集,但是這一年多來,我一直在注意著他。

已經結婚五年多了,沒有小孩,很愛我的伴侶,我的伴侶也很愛我。但是,在我內心深處有個不甘平靜的因子,每隔一陣子平靜的生活,就想找個目標波濤洶湧一番。這次是山田先生。
他跟我的伴侶是完全不同的類型,但是都很吸引我。除了他的名字、他的部門、偶然知道他的生日外,其餘全然不知。我知道這很瘋狂,但我卻對這種瘋狂上了癮。
我會故意把車子停在山田先生的附近,在山田先生每天上下班的時間,製造巧遇的機會。我的行程在不知不覺中被他制約了。
如果那天可以跟山田先生搭同一班電梯,那麼我會因為可以跟他呼吸一樣的空氣而高興一整天。
如果那天都沒有看見他的身影,我的心情會變得明顯失落。
所以當我知道今天是他的最後一個上班日時,非常震驚,當下因為快失去生活的樂趣而無法接受事實。


就因為這樣,我現在把車停在山田先生家的樓下,坐在車裡聽著無法進入腦袋的廣播,等他從送舊餐會回來。

果然,快十一點的時候,熟悉的銀色Altis拐進巷子裡。
我透過車窗看著他停好車,抱著裝滿私物的紙箱從車裡走出來後,我拉上黑色風衣的拉鍊,套上黑色毛線頭套,確認戴上手套的手已經捲上幾尺膠帶,便下車追上正掏鑰匙準備打開家門的他。

我從後面抱住他,迅速用膠帶捆住他的眼睛一圈又一圈。他在我的懷裡掙扎,撲鼻而來的頭皮味道中,夾雜著餐廳的油煙味。我像吸毒者一樣獲得重生般的滿足。
不待他出聲呼救,我的嘴巴已經咬住他的雙唇,欲望早已溢出,理智早已掩埋,我的上下齒頷用力撕咬,隨之而來的只有滿嘴血腥,與山田先生痛苦的嘶吼。
在還沒有人前來營救山田先生前,我已經開車在回家的路上~


當我打開家裡大門,妻子笑臉盈盈的問我要不要吃點什麼宵夜時,我滿心幸福的擁抱住她,在她耳鬢輕聲的說:「我剛剛已經吞下了烈愛~」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