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a.JPG
記憶中,她鮮少坐下來好好品嚐頓美食。

記憶中,她鮮少坐下來好好品嚐頓美食。

日前,經濟自主的女兒帶她去小小的咖啡簡餐廳用餐,只見她瞪著雙眼瀏覽周圍裝飾,偷偷摸摸地想把印有餐廳圖樣的餐巾紙,和攪拌棒帶回家做紀念,也不過是一客二、三百元的套餐吧,面對她要求小姐打包喝了半碗的法式濃湯,困窘的女兒趕忙揮手制止,可能做女兒的心中已暗自決定:再也不帶這個會丟人現眼的土包子出來了。

其實,她真的不是故意要這麼上不了檯面的。

孩子年幼時,做工回來的丈夫總要求餐桌上要有五菜一湯,但這對家中捉襟見肘的經濟根本是不可能的,為此暴躁的丈夫常動輒對她暴力相向,於是背著丈夫,她和孩子們是以麻油拌飯、菜市場的丟棄菜葉裏腹,當著丈夫面前,一家人吃的是香噴噴的白米飯和家常小炒。

她十年來未曾為自己買過一件衣服,吃的是家人的殘羹剩飯,沒有一技之長的她找不到工作,只能被禁錮在這區區數坪的小房子中,日復一日地在廚房揮動刀鏟,對著電話另一端的親戚垂淚。

過了好些年,家中經濟改善,丈夫變得大方起來,也懂得在享受歡場女子的嫵媚後,對家中的糟糠之妻視而不見。

幸而丈夫假日偶爾會領全家人上館子打牙祭,但她節省的個性依舊不變。總是在孩子與丈夫酒足飯飽,準備起身離去時,她才開始在周遭不耐的瞪視中,飛快地將菜尾掃進眼前光可鑑人的碗裡,凝神睇視,彷彿可以看到她孤單的身影坐在桌邊,慌亂地尋找餐盤上是否仍遺留一絲菜屑,急切地塞進撐圓的肚子,深恐會遭天譴似的....
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