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確定,我被跟蹤了。大概在兩個多禮拜前發現的。那天當我下班後,約傍晚六點鐘,我騎著摩托車在中央大路的慢車道上,原本無心的注意到左邊快車道,一輛車號B2-5601黑色CAMRY,以為它放慢車速是想切進慢車道,所以我跟著放慢速度想讓它先行,因為我知道小車與大車爭道是徒勞且危險的舉動。但是它並沒有切進來,它仍然繼續在最外側的快車道前進,只是速度比一開始慢了許多。

第一次遇到紅燈停等時,我的摩托車超前,與幾輛摩托車停在它的右前方三台車身處。轉為綠燈後,它很快的超過我。但是,又漸漸慢下來與我大約並行。後來又遇到兩次紅燈,停下、前進,都是類似的情形。我開始覺得奇怪,所以決定今天不走同一條路了,提前在五町橫道右轉。反正走這裡也順路。

騎了幾百公尺,從照後鏡中似乎沒再看到那輛車--其實我不敢講得很自信,因為前方車子多,我騎車技術不好,瞻前顧後的實在不安全,所以不是很確定真的把它甩開。只是趁著停等紅燈時四處張望一下,都沒再看到它,才放下心的。


我左轉直行南天門街幾分鐘,在西貢小路左轉後,右轉第二條巷子,抵達熟悉的紅色鐵門口。我把摩托車熄火,脫下安全帽、口罩、反穿的牛仔外套,照照鏡子撥弄瀏海,瞬間…背部從下而上的涼了半截。一台黑色CAMRY正停在我的左後方不到十公尺處,它的車牌在鏡中的倒影正是1065-2B!我馬上轉頭企圖從擋風玻璃看清楚駕駛的臉,但是除了兩隻握著方向盤的手,其餘都埋在隔熱紙的黑暗中。

我開始感到害怕,又不想引起注意,手微微發抖著鎖上機車後,拿著袋子跟外套,掏出鑰匙趕緊打開家門,再很快地關上門,鎖上一圈又一圈後,才稍稍安心。但是心臟仍大聲地「撲通!撲通!」跳著。


我原以為那天的事只是巧合。但是,隔天又發生了。而且之後的每個上班日,不管我的下班時間提前還是延後,不管我改走哪一條路,它都會先在中央大路與我並行,最後在我家門口的不遠處停下。不過,車裡的人從來沒有下車過,我也沒有勇氣前去質問他為什麼要跟蹤我。當然,我考慮過報警,但是丈夫說我想太多、太敏感了,人家說不定也是住附近的人,甚至還說聽不懂我在說什麼…唉!每次問他都是白問,他從沒真正了解過我,下班回到家只會用懷疑的眼神打量我,好像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。怎麼不想想自己?我倒想問他每天為什麼都那麼晚才回家,而且都是在外頭吃飽才回來!車裡也曾出現過不是我的東西!只會推說加班已經騙不了我了…

不理會丈夫的敷衍,我又問了幾個朋友,但是他們都說要掌握確切證據後再報警,否則警察也不會理我。唉!難道我沒有基本人權嗎?似乎沒有人能了解我心中的恐懼?如果是發生在他們身上,他們能這麼冷靜嗎?算了,沒有人能依賴,我只有自救了。


就從前天開始,我帶了把菜刀在身上。我知道我可以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自衛,這點常識我還有。如果那個跟蹤我的人,真的下車攻擊我,我一定砍他幾刀來保護自己…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我很擔心我的妻子。

自從結婚,她就把工作辭掉,後來很快就懷孕了,她就專心在家養胎待產。小孩生下來後,為了孩子的幼教,她繼續盡責的在家帶孩子,計畫等孩子可以上幼稚園了,再出去找工作。原本以為事情會順利的,可是當她開始找工作時,卻四處碰壁。丟了許多履歷,都了無回音,連個面試機會也沒有。拜託朋友、認識的人幫忙介紹,雖然有了面試機會,卻再也沒有進一步的消息。後來才聽朋友婉轉的說,她的年齡超過限制、已經結婚、有孩子…以她現在的身份條件,一般公司不會冒險晉用這樣的人。「而且讓老公養不是很好嗎?」她說大家都這麼安慰她。

我知道她心裡難過,好歹也是個大學畢業生,以前的工作收入還不錯,只是為了這個家庭而暫時割捨。但是時代變遷迅速,新人輩出,她的條件已經難被社會接納了。我並不要求她非得出去工作不可,我的收入養個家還綽綽有餘,只要她過得開心就好。但是個性好強的她,顯少跟我吐露她悲傷的心情,在我跟孩子面前,依舊扮演著愛妻與慈母的角色。我實在很心疼,也為自己幫不上她而苦惱。

日子越久,剛開始還刻意壓抑的負面情緒,已經超過她能夠承載的限度,終於她的情緒崩潰,一次一次的爆發出來。暴食、厭食、躁鬱、憂鬱、失眠…漸漸的孩子也不帶,家事也不做,飯也不煮了。我試著帶她去旅遊、看心理醫生、安排她學新的東西、請她的朋友們常到家裡陪她聊天、也請鄰居多注意她一個人在家時的安全…一開始有奏效,她的狀況會比較穩定,但持續的時間並不久,就又會陷入下一階段的低潮。後來,她恢復正常的時間越來越短,嚴重時甚至連人都認不得、忘記發生過的事,只活在她自己的世界裡,自顧自地說著我聽不懂的話。

我很累,她的朋友們也很累。雖然很擔心她,但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幫她。


大概是在兩個多禮拜前,那天當我下班後,約傍晚六點鐘,我開著車在中央大路的快車道上,原本無心的注意到右邊慢車道,一台白色的Going。但是騎車的身影很眼熟,我放慢車速想看清楚是誰。車號B25-601,沒錯,那是我特地挑選的車牌,是我的妻子!露在反穿牛仔外套背後那條白色連身裙,是她在結婚前常穿的,已經許久沒看她穿過了。這條路距離家裡可不算近,雖然我曾經帶她走過許多次,但是自從她生病之後,幾乎很少單獨出門,今天怎麼會自己騎車在這條路上?

我放慢車速跟著她,遇到紅燈時,她會超前我一些,但又會被我追上。當她突然右轉五町橫道,我來不及反應,又怕被後方來車追撞,就沒有跟過去。而且我還必須去安親班接小孩,只能暗自祈禱妻子能平安到家。等回家後,再跟她了解一下出門的原因。

等我接到小孩,回到家門前的巷子裡,把車子停在固定停放的車位後,妻子的摩托車也正好在家門口停下來。我放心了,轉頭跟寶寶說媽媽已經回家,不用擔心。妻子很快的進門,我跟孩子隨後不久進去,只見她一臉驚慌的比手劃腳說她被跟蹤了、很恐怖、很害怕之類的話。我怕她發作,趕緊安撫她的情緒,希望她多想些正面的事情,對她的心理也較有助益。但是她一臉不解的樣子,甩頭就往房間裡跑去。


隔天,我又在下班的路上遇到我的妻子,她也平安的自己回家。我很想知道她做什麼去了,但是怕驚動她,只好往後的幾天都提早下班,在中央大路旁等她,她果然也都會出現,只是時間早晚不定。不過,她不是每天都走同一條路,我有點驚訝她居然還記得這麼多路線。因為她最後都會平安到家,加上我還要接小孩,所以即使沒有從頭到尾跟著,我也比一開始安心點。

這幾天,她似乎越來越在意被跟蹤這件事,她問我該怎麼辦,也問過她的朋友,但是我想知道更詳細的情形,才能幫她判斷該如何處理。當我問她話時,她就開始出現強烈抗拒的反應,說些難以理解的話。我想幫她報警,她也阻止我,她說沒有證據警察不會理她。看她這樣子,我所能做的只有繼續在下班路上遇到她時,注意她的安全,其餘的,等跟醫生商量後再打算了。


昨天,我打了電話請教醫生。醫生說我的妻子是因為不適應新環境、新生活,想重新找回自信又受到阻撓,因而引起心理問題。她最近會自己出門,走曾經走過的路,可能是在找新的方法排解心理層面的不適。而長期累積的負面刺激,就被她轉化為被害妄想的恐懼。醫生建議我不要用問話的方式,妻子會更覺得受到責備、威脅;直接以行動表達我想對妻子的「保護」,讓她覺得她是安全的。
 
 
 
 
 
 

現在,我的越南籍妻子正在家門口停下摩托車。如果語言是溝通的障礙,我希望用行動證明我對她的愛與關心。所以我毅然的打開車門,下車朝她走過去…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