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97年下學期結束之前,州立北愛瑪士大學爆發一件校內醜聞。 徹斯特(chaste)女學生宿舍,自1996年初秋,發生第一起竊案開始,幾個月下來,已經造成許多學生的損失。遭竊的物品大多是金錢、衣物、化妝保養品…第一個受害人向舍監反應後,消息很快傳遍徹斯特的每個寢室。後來陸陸續續有人也發現自己的物品遺失,案發日期可能還要比第一個被害人更早。根據北愛瑪士新聞社記者的了解,犯人的手法非常高明。門窗沒有被破壞侵入的跡象,室內擺設也沒有被弄亂,因而延遲被害人發覺受害的時間。宿舍內的走道、樓梯、公共場所,因為北愛瑪士姊妹會對女性人權的強烈堅持,沒有裝設監視系統;只有宿舍前後門、圍牆外圍裝設了幾部,使得對犯人的追查更雪上加霜。
從宿舍外圍的監視錄影帶裡,排除外來竊賊的可能性。聽聞竊賊會是同住在宿舍裡的同學,徹斯特裡四個學年的六千多名住宿生,無不相互猜疑,指名道姓的誣控時常發生。校方為了平息學生的不安,對家長委員會有所交代,加快調查的腳步,約談徹斯特裡的所有學生,以及這段時間內曾出入宿舍的訪客。長達幾個月的追查下來,終於在上個月,大眾傳播系三年級的學生逮到正在犯行犯人:西洋文學系二年級的艾蜜莉。
犯人的身份揭曉,認識犯人的同學無不嘩然,不相信的人佔大多數,其中自己還是受害者的人不少。據校方表示,犯人僅坦承偷竊物品,並沒有偷竊過一毛錢,但是人證物證俱在,校方仍以開除學籍處理。
北愛瑪士新聞社認為這件新聞可以成為轟動學期成果展的好題材,著手進行與幾位被害學生,以及抓到現行犯的學生的訪談。以下為訪談紀錄:

記者:「請各位先簡單自我介紹,以及跟艾蜜莉的關係。」
學生A:「我叫A,西洋文學系三年級,住在1325室。我算是艾蜜莉的學姊。她的直屬學姊是我的室友,艾蜜莉常來找她。我跟她聊過天,但說不上很熟。」
學生B:「我叫B,歷史系二年級,住在1230室。我不認識艾蜜莉。但我的室友跟她同社團,她偶爾會打電話來,不過都是聯絡社團的事情,我們同寢室的四個人都沒有見她來過。」
學生C:「我叫C,西洋文學系二年級,住在1309室。艾蜜莉是我的同學,也是我的室友…她人很好相處,在系上功課也很好,就我知道,她爸爸是幾家大公司的股東,並不缺錢用啊!大家都不敢相信她會做這種事…」
學生D:「我叫D,物理系三年級,住在1647室。艾蜜莉?我有認識叫艾蜜莉的,但並不是這個人。我不認識她,不知道她為什麼要來偷我東西!」
學生E:「我叫E,行銷管理系一年級,住在1412室。艾蜜莉學姊好像有來旁聽我們系上的企業概論,我不太確定是不是她,我同學說是。我們都覺得她用的東西很像都很高級,不懂為什麼要偷東西呢?」
學生F:「我叫F,大眾傳播系三年級,住在1569室。我有幾次看到艾蜜莉在發傳單,還是在統計什麼東西,並不認識她。」

記者:「請各位描述一下丟失的東西,與發現遭竊的經過。」
學生A:「我丟了一條白K金項鍊、20幾塊美金。項鍊是以前的男朋友送的,很久沒戴,一直放在衣櫥裡。錢的話,就放在錢包。我是在週末放假打掃寢室時,先發現項鍊不見的。然後想到最近很多間寢室遭小偷的傳聞,趕快檢查自己的貴重物品,才又發現自己的錢也少了。」
記者:「艾蜜莉到妳的房間找她的直屬學姊時,妳有發覺她在打量妳的東西嗎?」
學生A:「說實在,她們聊她們的,我很少注意。只有她們跟我講話時,我才會加入她們。所以我不確定艾蜜莉有沒有在注意我的東西放在哪裡。」
記者:「妳有向她提過項鍊的事情嗎?」
學生A:「就我的印象,應該沒有,我跟她沒熟到會聊起以前的事。」 

學生B:「我被偷了一條裙子、一雙鞋子、一瓶用沒幾次的晚霜。因為想起那條裙子一陣子沒穿,正想拿來穿時卻到處都找不到,然後,能配那條裙子的高跟鞋也不見了。我以為是我放假時帶回家去了,打電話回家問,蘇菲亞說沒看到。可是很奇怪,晚霜是在那之後才不見的。晚霜不見時我很快就發現了,因為那是剛買沒多久的。」
記者:「艾蜜莉從沒到過妳們寢室嗎?」
學生B:「嗯~沒有ㄟ~知道犯人是她之後,我跟我室友就彼此確認過了,她沒來過。我室友跟她同社團的也說只跟她在社團見面,艾蜜莉沒來找過她。」 

學生C:「我被偷了一百多塊錢。前一天家裡才剛匯錢給我,我想領出來買東西,沒想到才過一個晚上就不見了…艾蜜莉她還陪我找錢,陪我找舍監報案,她的樣子真的很替我擔心…所以我不敢相信是她偷的…」
記者:「就妳觀察,艾蜜莉平常有什麼怪異的舉動嗎?」
學生C:「該怎麼說呢?我只能說沒有。她很認真在學習,而且她比我多選修了幾門其他系上的課,常常唸書到很晚。社團活動也很活躍。我實在想不出她有什麼奇怪的地方。」
記者:「可以描述一下艾蜜莉家的狀況嗎?」
學生C:「喔!她說過她爸爸是幾家大公司的股東,在加拿大有渡假別墅,她用的東西大多是名牌精品,不過對生活費還滿節省的,幾乎都在學生餐廳吃,不像其他的有錢人家小孩都吃法國料理,也不想住校,去租外面的高級公寓。她的生活總體來說很單純,就是上課跟社團,所以她給我們很平易近人的感覺,不像千金大小姐。」
記者:「那麼,她與同學的互動又如何呢?」
學生C:「就像我剛才說過的,大家都覺得她很好相處,對人客氣有禮貌,沒有千金小姐的架子,也不會亂花錢。喔!還有,她還沒交男朋友呢!不過喜歡她的男生不少,只是她都說她想專心學業,所以感情方面都沒進展。不像我們另一個室友溫蒂,常常泡夜店整晚不歸,男友一個換過一個,東西多得滿房間都是…對不起,我扯太遠了…」
記者:「沒關係。妳們寢室只有妳掉東西嗎?就我們的調查,失竊最多的寢室多集中在妳們三樓,1309室附近幾間也有幾個人受害,有聽到什麼傳聞嗎?」
學生C:「老實說,我的消息來源很少,這次宿舍失竊的事情,我只知道1310、1312還是1313有人的錢不見、衣服不見,其他的細節我就不清楚了。我們房間只有我被偷,東西最多的溫蒂反正她自己常忘記東西放哪裡,說不定她被也偷了卻不知道…」 

學生D:「我是手機被偷。因為我幾乎每天很長的時間都在實驗室,也不一定回宿舍住,偶爾去我男朋友那裡,所以宿舍出了什麼事我都很晚才知道。那天是到傍晚要吃飯了,想聯絡朋友,才發現手機沒帶,跑回房間找時就找不到了。社監說最近女生宿舍常遭小偷,要我多小心門戶。我們寢室雖然白天都沒人在,但是門窗都有確實上鎖,這個小偷卻還能進去偷東西,真厲害!」
記者:「妳們系上還有其他人受害嗎?」
學生D:「這個我就不知道了,應該沒有了吧?畢竟我們系上女生不多啊!」 

學生E:「我的情況比起她們幾個,應該是最誇張的吧!皮夾整個被偷走,不過身份證件跟信用卡居然都在幾天之後,原封不動的放回我的書桌上…被拿走的只有現金。」
記者:「那門課,ㄜ~企業概論,除了妳,知道還有誰受害嗎?」
學生E:「嗯~還有瑞貝卡跟凱蒂…我們三個常常相約逛街買東西,雖然住不同房,但是感情很好。瑞貝卡是包包,凱蒂是幾十塊錢被偷…」 

記者:「F學姊,請妳描述一下看到艾蜜莉犯案的情形嗎?」
學生F:「好…那天早上第一節視覺傳達設計下課,我回房間想拿個東西,一到門口就發現門是開著的,寢室裡應該沒人在才對。我小心的打開門,就看到艾蜜莉在裡面翻東西,所以我就鼓起勇氣制服她了…」
記者:「F學姊是徒手抓到竊賊的嗎?艾蜜莉沒有抵抗?」
學生F:「當我從背後揪住她的手時,很奇怪,她並沒有抵抗,乖乖的跟我去找社監。」
記者:「因此妳們寢室並沒有損失囉?」
學生F:「嗯…是這樣沒錯。」 

記者:「謝謝各位的協助,如果還有需要,本社社辦會與各位聯繫。」
 





北愛瑪士新聞社在發表這篇「直擊!受害者訪談」之後,的確受到校內多方迴響。因此更趁勝追擊,向校務處風紀組取得訊問艾蜜莉的第一手資料,當成最新一期校刊的頭條。
『艾蜜莉.傑佛森是北愛瑪士大學西洋文學系二年級學生,家住中部,獨自到東北求學,住在徹斯特女生宿舍四人一間的1309室。
她家境富裕,日常雖然穿戴名牌衣物飾品,但是生活單純,頗為儉省。不像學校裡其他捨得花錢,在高生活消費的東北大都市租房子住、買轎車開、到高級餐廳吃飯、跑趴、嗑藥…的富家子弟。她的學雜費、生活費除了父母每個月匯上的,加上她在總務處計時工讀的收入,是足夠花用還綽綽有餘的。表現優雅舉止,對人有禮,熱心協助班務、社團活動,是認識她的人對她的普遍印象。
既然生活無虞,為什麼要冒險行竊?艾蜜莉解釋,因為從小就過著要什麼有什麼的生活,她試著靠打工自給自足,但內心深處仍覺得空虛,她發現她真正需要的是刺激。偶然發現了可以無聲無息進入別人寢室的方法,她大膽的嚐試一次之後,發現那是從沒體驗過的緊張感與滿足感,再也不能自拔,共計得手20餘件贓物。贓物多半被她藏在總務處保管的儲藏室裡。
艾蜜莉始終堅持沒有偷竊過金錢,因此本社僅能報導她偷竊其他物品的證詞。首先,她很能觀察周圍的人,記得他們曾經說過的話。學生A的K金項鍊,即是艾蜜莉跟學姊們聚餐時,聽說過的故事。
再者,她利用周圍的人,得到她想得到的消息。學生B的物品,即是艾蜜莉與社團同學閒聊時得知的。
對於陌生人,則巧妙的運用在總務處工讀之便,在宿舍光明正大的進入每間寢室,統計公共物品件數、堪用程度,紀錄哪些人擁有她感興趣的物品。學生D的手機即是一例。
最後剩下的,就是犯案手法。





徹斯特宿舍的房間,是由住在裡面的學生自行購買密碼鎖,出門時由外面上鎖,密碼只有該寢室的成員知道。不過,很多粗心的學生在進門後,沒有把密碼歸零,將鎖就這麼掛在門勾上。
而且,一般人對於時常出現在周圍的小人物,容易出現心理盲點,說不清楚長相,描述不出穿著。艾蜜莉清楚這點。替校方發傳單給每間寢室時,她就換上再普通不過的T恤、牛仔褲。當她出現在公開場合時,則又一慣氣質優雅。因此即使她時常在宿舍走動,也沒什麼人記得住她。
艾蜜莉藉由每次替總務處訪查宿舍、發送文件時,記下那些門上掛著鎖的密碼,以及學生們貼在桌前的課表,鎖定好目標,就趁著大家都去上課時入侵………』











學期成果展圓滿落幕,北愛瑪士新聞社從慘澹谷底,一躍翻上眾所矚目的顛峰。1997年新學期開始,便有許多一、二年級學生退出原本社團,想換到新聞社。
已經升上四年級的前任社長,抱著書本走在北愛瑪士的銀杏林道,扇形葉片隨風飄落在腳邊。想起當年為社團奔走的辛苦模樣、一疊疊發不出去的校刊、出走退社的社員…都令她百感交集。能親眼看到自己苦心經營的新聞社,有今日的風光,F不禁欣慰的笑了… 
「我做的沒有錯…一切都是值得的!」
可憐的艾蜜莉,妳要是不偷東西,我就不會再重施故技了…不過能想到一樣的方法,妳也算是聰明…
穿著偷來的錢買的碎花洋裝,肩揹著偷來的錢買的BOTTEGA VENETA編織包,手上的Cartier手錶被陽光照得閃閃發亮,F腦海裡開始盤算畢業後要唸哪一間研究所…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YA!
  • 利用明天不用上班的時間小小熬個夜,總算能好整以暇的看完全文了,結論:嗯嗯嗯,要有很細密的心思才能想出這樣的劇情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