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請先看上集分隔線~請先看上集分隔線~請先看上集分隔線~請先看上集分隔線~
:18禁


晚上十一點多,周展把計程車停在「萬得福」大舞廳霓虹光燦的大門前面,邊擦拭後座的皮椅邊等客人。 客人是「萬得福」的舞小姐-小咪,從周展還在車行時,小咪就經常叫周展的車,是他的老顧客了。小咪通常在凌晨十二點過後才會從舞廳出來,但因為攬不到客人,周展乾脆比約定時間早一點到,使勁擦起車子來。晚上載過的胖子,遺留了點體臭在車裡,周展皺著眉頭,連按兩下汽車芳香劑。
擦完皮椅、車窗、車門後,周展走上人行道上伸起懶腰,「真是累壞了…」他輪流拽了拽兩隻手臂,轉一轉頭,扭擺一下僵硬的腰部,覺得稍微舒服點了,就從上衣口袋掏出皺巴巴的煙盒,靠著駕駛座的車門,點燃今天的最後一根煙。
等香煙燒到剩下濾嘴,還不見小咪下班。周展把煙屁股丟到地上,用腳踩幾下,上半身鑽進車窗裡,看了一眼電子鐘:「零點十八分。」「這個女人八成又喝醉了…」
果然就如周展想的,穿著金銀亮片連身迷你短裙的小咪喝得爛醉,連站都站不穩,被舞廳的小弟攙扶著走出來。醉鬼,是他討厭的另一種客人類型。
小弟把小咪扶上副駕駛座後,塞了張千元鈔票給周展:「周哥,拍謝,麻煩你啦!」周展揮揮夾在指頭間的鈔票,苦笑一聲,便發動計程車揚長而去。



司機看了好幾眼昏睡中的小咪。算不上漂亮臉蛋上的妝,即使過了幾個鐘頭脫得差不多了,看起來還是很濃。醉酒的她比清醒時要安靜有氣質,要不然整個車廂裡都會是她聒噪的聲音,和粗俗的用辭。
她的身材原就很惹火,D罩杯的胸部、纖細的腰、看似彈性的翹臀…每每都讓司機看得身體發熱起來。現在,她的迷你裙整個撩上,兩條白晰修長的雙腿、包覆在黑色蕾絲裡的下體、圓滿的臀部,全無防備的露在外面。看得司機額頭直冒汗,不自覺放慢油門,悄悄將車子駛上前往工業區的路。
橘黃色的路燈,映在司機撫摸著小咪胸部的手上,小咪似乎有些感覺的轉了一下頭,打了幾聲酒嗝,濃濃的酒臭味飄出來。司機趕忙停下動作,等小咪再度陷入沉睡,他的手更加肆無忌憚的往下游移…小腹、下腹部、大腿根部…「沒想到這個天天熬夜喝酒的女人,肌膚這麼柔滑…」隨著擋風玻璃外面,幢幢鋼構建築的工廠越來越接近,司機的欲望也越來越高昂。
「靠!」對向車道一輛急駛而過的拖板車,嚇了司機一跳,急忙從小咪的身體上縮回手,握緊方向盤,計程車車身晃動了一下。方才情欲高漲的腦袋,頓時清醒不少。待心情稍微平靜,他轉頭看了一眼小咪。可能因為剛才車子的震動,小咪的頭倒向副駕駛座車窗,雪白的雙腿張得更開了。
小咪的喉嚨間斷的發出「呼嚕嚕…」聲響,司機擔心她要吐了,那可又要費好大一番功夫才能清洗乾淨,車廂裡還要忍受幾天的酸臭味啊…司機露出嫌惡的表情,暗暗祈禱旁邊的女人千萬別吐。也許是司機的祈禱奏效,不一會兒,小咪恢復安靜,傳來微弱的酣聲。司機瞥了一眼,放心似的吐了口氣,繼續朝工業區前進…
計程車在漆黑的工業區裡繞著,幾棟廠房亮著銀白色的燈光,幾根煙囪還冒著煙,司機要尋找一個「安全」的地方。爛醉的女人,加上今晚滿腔的血脈噴張,這麼個天大的發洩好機會,他可一點都不想放過!司機悶哼冷笑一聲,伸出手想再摸一把小咪柔軟的身體…不料,在碰觸到小咪身體的瞬間,指間傳來的竟像金屬般的冰冷。就在他覺得納悶時,一陣椎心刺骨的痛楚從右手掌竄至全身…

「啊!哇啊!啊…哇啊…救命啊!」司機痛得放聲吼叫著。不轉頭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還好,一看差點昏厥了過去~

小咪胸腔的肋骨,正像蜘蛛的八隻腳在車廂裡上下前後擺動著,在沿途路燈的照射下,反射出金屬亮光。其中兩根肋骨正360度扭轉著司機的右手,右手前臂、上臂的關節已經被扯開,斷裂的骨頭參差地穿破皮肉,鮮血直流…儘管司機痛苦的大叫,小咪的臉仍朝向車窗,似乎沒有停止的意思,肋骨爪子繼續扭轉著血肉模糊的手臂,就快跟司機的身體分離了。
若想掙脫,就必須放棄一條手臂;若不掙脫,可能連命都會沒了。不過劇烈的疼痛實在沒有時間讓他冷靜考慮該怎麼辦,司機只有不斷歇斯底里的嘶吼,計程車也失去控制的撞上人行道,卡在路樹中間。
當右手整個被扯斷的時候,司機下意識的第一個動作,就是打開車門往外逃。
司機倒在餘溫尚存柏油路面,勉強用僅剩的左手撐起身子站起來的同時,一部拖板車迎面撞上他,當場大把鮮血、肉塊噴濺在計程車上,只留下一條斷腿搖搖晃晃的站在原地…










凌晨一點半,馬路上沒幾輛車,車子以比速限稍快的速度前進。
車裡殘留著客人的酒精酸味和香水味。平常如果早點收工,周展一定會把車裡車外擦乾淨才會休息,這是他開計程車這麼多年來的服務堅持。不過他今晚累壞了,只想趕快回家洗個澡、睡覺。於是連按兩下汽車芳香劑壓過異味了事…
「唉!生意不好,只會胡思亂想,想到連自己都害怕起來…被老婆知道的話又要被唸到臭頭了…」周展邊打哆嗦邊喃喃自語,再踩深油門往家的方向直奔。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YA!
  • 夜深人靜,一個人在只有電風扇轉動聲的房間裡看這種小說還真可怕。不過也真佩服作者漫無天際的想像力啊^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