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請先看上集分隔線~請先看上集分隔線~請先看上集分隔線~請先看上集分隔線~


佐佐木覺得遊覽車上的氣氛很沉重。


他的腦袋浮現剛才在『富米公園公廁』試膽的景象,他在一看到廁所的鏡子時,就嚇得跌坐在地上了。然後直到回到公園外面,中間這段時間,他只記得自己在奔跑,還跑錯了路,多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出口。
「實在太狼狽了……」後面傳來阪本氣若游絲的聲音。他的白色褲子、外套手肘處現在都沾滿了汙漬,坐在他旁邊的優子正拿著紙巾幫他擦拭。根據阪本的說法,他是被人推倒的。不過佐佐木並不相信。
不只是他們,其實每個人在跑出公園時,都是飽受驚嚇的。櫻美子和嘉敏兩個歐巴桑,更是大哭著手牽著手跑出來的。不過大部分的情況頂多是自己嚇自己,或是敵不過內心恐懼的逃跑而已。
只有自己一個人參加的女大學生小南身上發生的事情最誇張。
小南待在公園的時間,比其他人都久,福山大師很是擔心,就協同兩個徒弟走進公園找她。結果,居然發現她昏倒在公廁入口的地板上!小南就是這樣被人扛出來的,一直到現在都還沒醒過來。佐佐木很懷疑這趟旅行還進不進行得下去……他將頭靠在車窗玻璃上,閉起眼睛稍事休息。

「喂!喂!」佐佐木覺得有人在拉扯他的肩膀。
「醒來啦!」是阪本的聲音。「睡得像豬咧!」
「呵呵呵…」隔壁的黑面女又在笑了。佐佐木不情願的睜開眼睛,帶點怒意的看著他們兩個人,「幹嘛啦?」
阪本打了一下他的肩膀,「還幹嘛咧!下車了啦!」
「啥?」佐佐木挺直身子前後左右張望,車上只剩下他們三個人。他再往窗戶外面看,其他團員都已經下車集合了。
「快穿上外套,我們走吧!」阪本把佐佐木的羽絨外套丟給他。
「還來啊!不是都被嚇得屁滾尿流了嗎?」佐佐木有點不情願的起身,在狹窄的座位間穿上外套,拉起拉鍊。
「當然來諾!錢都花了……」阪本讓路給明美先走,他則推著佐佐木走下車。
「那個女生呢?」佐佐木經過第一排福山的座位時,看了一眼空蕩蕩的椅子。
「喔!剛才小林通知電視台派車來送她回家了。」
佐佐木走下最後一個階梯,被迎面吹來的冷風,凍得打了個哆嗦。「真的假的……」佐佐木心想,這家電視台還真是人道經營啊!

「這裡是哪裡?」佐佐木看著周圍陌生的光景問。
「『里泉關公墓』!」站在身後的阪本,雙手按著佐佐木的肩膀,嘴巴湊進他的耳朵說:「就是會有日本武士行軍的那個公墓……」
「……有這回事嗎?」
阪本放在佐佐木肩膀上的手用力的推他一下,「厚!你到底是懂不懂啊!這裡在戰國時代死了不少……是上杉謙信還是武田信玄啊……」阪本轉頭問旁邊荻元工程的中村。中村被突如其來的問題嚇一跳:「什麼?」
「就剛才導遊說的那個戰國霸主是誰啦!」
中村瞇起滿是魚尾紋的眼睛想了一下,「織田信長嗎?還是今川什麼的……」
「哎唷!大哥……算了算了……」阪本又繼續對佐佐木說,「總之就是那個時候死了很多武士在這裡啦!」
「那我們要幹嘛?」佐佐木問。
「導遊不敢再讓我們一個一個進去,所以等一下我們四個人一組……」
四個人?那不就是……佐佐木回頭看了一眼後面兩個正在發抖的黑面女……無奈的嘆了口氣,連阪本講了些什麼也沒心情聽進去了。

「……請各組過來這裡領蠟燭!」導遊小林提了一大袋東西,走到團員中間。
「蠟燭?」佐佐木不解。
「厚!」阪本推開佐佐木,跟小林領了一把白色蠟燭後走回來,「我剛在跟你講你是沒在聽喔!就是要進去把這13根蠟燭點起來,再一根一根吹熄,就會看到武士的鬼魂了啦!」
「是嗎?一定會看到嗎?」佐佐木不太相信這種事情,從阪本手中接過一半的蠟燭之後,就跟著團員走到公墓入口的鳥居下面。
一塊刻著『里泉關公墓』的長條型石柱,就立在鳥居旁邊。而石柱旁邊站著福山師徒三個人。他們已經先行到公墓裡頭感應過了。
導遊小林再次確認人數,安心的點點頭後說:「那麼,明崗大學的四個同學,請先進去吧!」
橫山、木村、冬田、小玉在聽到小林的指示之後,便安靜的往漆黑的公墓裡走去。

十分鐘不到,他們四個人就慢步走出來,對大家搖搖頭說:「沒有,什麼都沒看到……」
接下來輪到的是鈴木夫婦,和獨自前來的打工族野泉。當他們從公墓出來時,也表示沒看到任何嚇人的東西。

第三組就是佐佐木他們四個人。兩個男生走在前面,兩個女生則緊緊跟著。他們在幢幢墓碑的黑影中前進,來到最裡面,一個被矮木樁圍起來的區域。
「就…就…就是這……裡啦!」阪本小聲的說。聽得出來他身體的溫度已經降低了。
他蹲下來開始準備點燃蠟燭。佐佐木、優子和明美也跟著蹲在他旁邊。
「……裡…裡面……那個一…一根…根…一根…根…根的……就…就是墓…墓……墓牌嗎?」優子抓著阪本的外套問。
「妳…妳…幹…幹…幹……幹…嘛模仿……ㄨ…我啦……」他點燃第一根蠟燭,稍稍照亮矮木樁裡的地面,「妳們…們……看…看…ㄏ…ㄚ…哈啾!」點亮的蠟燭被他弄熄了。
「厚!我來啦!」佐佐木搶過阪本手上的蠟燭跟火柴。他用點亮的蠟燭指著前方,有兩、三個老舊斑駁的木製名牌,上面似乎還有墨水的痕跡。
「呀……」明美摀住嘴巴,悶聲尖叫。
「幫忙點吧!小心點。」佐佐木丟了幾根火柴給阪本,阪本撿起來依序點著手上的七根蠟燭。
當十三根蠟燭都點著,併排矗立在地上之後,他們開始從最左邊的一根吹熄。
「呼!」「呼!」「呼!」「呼!」「呼!」……全部的蠟燭都吹熄之後,眼前似乎比來時更加黑暗,可能是因為蠟燭殘影暫留的關係。
他們四個人都沒有講話,只有擤鼻涕,和微微挪動發麻的腳的聲音。幾分鐘後,稍微恢復點視力,阪本首先站起來說:「看…看…ㄌ…ㄌ…來沒……ㄕ…什麼……」
「我們回去吧!」佐佐木搶在阪本前面說完,撿起地上的蠟燭和火柴,就朝墓園的出口走回去。


(準備迎接感動到想哭的大結局)
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