~以後不敢再寫那麼長分隔線~以後不敢再寫那麼長分隔線~以後不敢再寫那麼長分隔線~


下午三點多,佐佐木房間的鬧鐘呼天搶地的急鳴。

佐佐木伸手往頭部後面的櫃子亂拍一陣,推倒了幾個公仔還有保特瓶後,才總算止住了鬧鐘。

他揉揉乾澀的眼睛,從帶點潮濕氣味的棉被裡坐起來。意識朦朦朧朧間,他看了一眼棉被裡還穿著牛仔褲的腿,想起他今天清晨五點結束『靈異體驗一夜遊』之後,回到家把背包、一夜遊發的麵包、牛奶隨地丟著,就直接撲到床上睡覺。

他從床舖旁邊矮桌上的報紙底下,抽出搖控器,打開電視,轉到富士新聞台。他把音量調大後,就鑽出溫暖的被窩,走到浴室盥洗。

他站在佈滿黑色霉漬的洗臉槽前,打開水龍頭,潑了一把冰冷的水到臉上,頓時清醒了不少。抬起頭,照著鏡子。他看著鏡子中的自己。
再更湊上前去看,摸摸額頭、臉頰,臉色越來越鐵青……

「……今天清晨接獲道路清潔隊的報案,在草山公路的草山隧道口,發現一男一女的屍體,死者分別是高橋雅夫、高橋和子夫婦。發現當時,兩個人在公路旁的同一棵樹上上吊,已無生命跡象。警方初步研判應該是自殺……」電視機裡傳來這則新聞片段,佐佐木雙腿一軟,癱坐在浴室地板上。

 

 

 


他的額頭、臉頰留著被東西印壓過的紅色痕跡,看起來就像是個武士面具……
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