註頭:新加坡遊記的照片卡在聖淘沙出不來,寫個短篇填補一下空白。


男人坐在小板凳上。
一部白色Benz從男人面前緩緩駛過,在距離男人200公尺的大宅院門口停下。Benz C-Class裡走下來的是依舊珠光寶氣,明明是陰天,仍然戴著太陽眼鏡,撐著米色蕾絲陽傘的王太太。腳上蹬著的細根高根鞋,都快撐不住王太太7、80公斤的體重,搖搖擺擺的走進大房子。

「你看看,那個王太太身上隨便哪個東西,都比你這堆破銅爛鐵值錢!她家的多多,吃的飼料都比你一天吃的飯還貴……」男人的老婆又在叨唸,男人不由得蹙眉,舉起穿著骯髒藍白拖鞋的右腳,像在洩忿似的,用力往古道綠茶的保特瓶踩下去。

「你自己說你這些東西能賣多少錢?堆得屋子裡,屋子外都是,鄰居都跑來抗議說很髒很臭你知不知道!」男人倏地從小板凳上站起來,回頭從斑駁鐵窗的縫隙,看了屋裡的老婆一眼。
男人沒有搭理她。他彎身拾起地上被踩得扭曲變形的保特瓶,一個一個丟進大肥料尼龍袋裡。

「說你幾句在不高興什麼?有骨氣的話,就去多賺點錢回來啊!兼那個模板工的差,有一天沒一天的,還要在收垃圾時間跟巷子裡的鄰居要回收垃圾,這些小錢要存到什麼時候才能補你大哥的洞啊?我什麼時候才能住大房子啊?沒那個能力去做什麼擔保啊!你看看你大哥,全家跑到美國逍遙去了,哪裡記得你?我卻要跟著你在這裡撿破爛還債……有沒有天理啊!」
男人無奈的搖搖頭,拿了條尼龍繩,將裝滿保特瓶的肥料袋袋口綑起來。再將肥料袋拖到一旁,跟幾綑廢紙、幾盆枯掉的盆栽放在一起。
他也不是甘心過這樣窮苦的生活啊!看看用貨櫃勉強形成的家,在一年前蓋好的高級住宅區旁邊,顯得多麼格格不入。身為男人,別人是住豪宅,開大車,每天西裝筆挺的,他卻不能讓自己家人過相同的生活,也會覺得丟臉、怨懟啊!但是為了賺錢還債,為了讓家裡生活好過點,他什麼苦都能吃,再低賤的事都能做。他已經很努力付出,戒掉了很花錢的煙酒,為什麼自己老婆還不能體諒?還要埋怨?他知道女人的不安全感,對家計老是操心,只是現實改變不了貧窮的事實,再多爭執也不會讓老天爺同情他們,而掉點錢下來。
男人因此選擇沉默。雖然如此,他的耳邊仍舊每天響起老婆的嘮叨。

男人走到貨櫃屋側面,長滿青苔的磚砌洗檯旁邊,扭開水龍頭,搓洗粗糙雙手上的髒污。手上大大小小的疤痕、繭塊、指甲縫間的陳年黑漬,都是他幾年為家計打拼留下的印記。想到心酸處,他長長嘆了口氣。
關上水龍頭,男人老婆的聲音又在屋裡響起:「……嫁給你多歹命啊!別人家老婆都是買名牌,我則是要別人不穿的衣服穿……人家有空就往外國跑,我連澎湖都沒去過……人家都吃大魚大肉洗SPA,我則是泡麵加罐頭……嗚嗚~為什麼我這麼倒楣啊?這麼歹命啊?嗚嗚嗚~」
男人聽到老婆的啜泣聲,輕聲打開貼著汎白「恭賀新喜」的鐵門,走進沒有太多傢俱的家裡。嵌在後面鐵窗上的風扇,嗡嗡轉動,吹進夾帶泥土味、水溝味、別人家煮飯炊煙味的暖風。

 

 

男人將濕潤的手在褲子後面抹了幾下,走到靠牆的桌子前,拿起打火機,點了一根香:「老婆啊!我知道妳苦啊!妳就找戶好人家投胎去,不要再來吵我了吧!我會好好把大哥的債還完,燒個大房子給妳,妳就不要再擔心家裡的事了。」男人誠心鞠了個躬,把香插進寫著他老婆名字牌位前面的香爐裡。

 

 

「……可是人家嫁給你,就是要跟著你了……」男人老婆的聲音,幽幽的在男人的耳朵邊響起。男人再次無奈的嘆氣……


peere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YA!
  • 嗯,好看的故事唷!